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寡妇田里有桃花 > 番外 宁逸尘

番外 宁逸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宁逸尘】前世
  我叫宁逸尘,出生宁国公府,因天子卓绝、文武双全,虽然是国公府的三少爷,却还是被父亲钦点为家族未来的接班人。但我不开心,因为像我这么完美的人应该轰轰烈烈的爱,可家里不管我的意见竟然给了我订了婚,虽然对方温婉大方、知书达理,但……那关我屁事?
  于是乎,我逃婚了,逃得义无反顾,好吧,我承认,其实是慌不择路。我竟然走进了九死一生的黑森林,不过我命硬,硬是从十里大山里走了出来。
  像我这么风流倜傥、绝世无双的美男子,走出大山的时候距离丐帮弟子就差一个烧火棍和饭碗。但是很快,这根烧火棍就被人递了过来,因为,我遇到了她。
  初见时,她正弯腰要捡什么东西,在她的头顶却盘踞着一条毒蛇,就在她吓得脸色煞白的时候,我手起刀落杀了那条蛇,救了她的命。
  “喂,村姑,下山的路怎么走?”我问她,本以为她会和京中其他女子一样沉迷在我的容颜中,岂料她只淡淡瞥我一眼,转身带我下山。
  当时我就在想,嘿,这村姑好不一样,明明纤瘦得很,可行走之间却颇有行伍之风,像个顶天立地的大将军。这村姑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就好像看到了我大哥一样,那一瞬间我觉得这村姑有意思极了。
  “注意脚下。”走在前面带路的村姑不时出声提醒,她的声音很好听,如同泉水叮咚般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不说话时很冷漠,但一开口便如冬日骄阳让人觉得暖。
  或许是我太久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人,或许是即将出山我放松了警惕,等剧痛传来时,我才发现踩到了山里猎户捕捉野兽的夹子。“啊!”
  走在前面的村姑不耐烦的回头,“你又怎么了?”随后发现我被踩到了捕捉野兽的夹子,那一瞬间她的脸上竟然满是嫌弃!
  我懵了,疼得要死要活只能坐在地上,望着受伤的腿暗叹一声命苦。
  “你是猪吗?这种夹子连兔子都不踩,你这么大的人竟然还能跳进去?”
  我惊呆了,她竟然骂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骂,竟然还是被一个刚救下的村姑骂。这女人是属洋葱的吗?我刚救了她,她竟然还骂我?还骂我是猪,连傻兔子都不如的猪。
  我正欲反驳,却见她蹲在我面前,双手紧握夹住我腿的野兽夹。
  “你去喊你男人来救我……”我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咔吧一声,那么大的野兽夹子竟然被她徒手掰开了。打脸如同龙卷风,说来就来完全不留情面。
  腿受了伤,身后又有追兵,我正想要不借着刚才对她的救命之恩,讹她照顾几天?
  话还没来得及说,她却突然一脸紧张,拉着我起身,告诉我身后有追兵杀来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追来了?”我好奇极了,眼前这村姑明明就不会武,又是如何知道他身后有追兵的?
  她头也不回,递给我一根粗壮的棍子,耐心解释:“飞鸟惊枝乱飞乱叫,除了野兽就是人,不管是哪一个,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就算是靠山吃山的村姑,也有非常聪明的。果然,百姓的智慧是无穷的,远比京中那些无病呻吟的大家闺秀有趣多了。当时我就决定,我一定要去她家多讹几天,毕竟救命之恩大过天,不是么?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将我丢去了厨房,没有床只有一堆干草。我以为她不会再管我,没想到她却拿着草药回来为我包扎伤口,当时我就在想这山里的村姑怎么可能会处理伤口。但很快我就发现她不仅会而且手法非常老道,尤其是包扎的手法更是军中军医常用的那种。难道是她家中有人曾经从军?带着这个疑惑,我不经意回头,却见一个老妪躲在墙外偷看,而村姑显然没有发现。
  接下来的几天,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这名叫杜月娘的村姑竟然是未嫁先丧夫的寡妇,最要命的是她还不明不白的生了一个孩子。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家人丁单薄,算上刚出生的孩子一共才三口人,孤儿寡母在这小山村中受尽了凄苦。
  不只是其他村民欺负她们,就连她的祖母也想着法子的上门打秋风。最让人觉得恶心的是她那三叔,半夜偷溜进来竟想将她卖去城里的,像我这么正义的人岂能袖手旁观,当即就将她三叔绑起来丢进了山里,是死是活全看他的造化。
  之后燕今歌就来了,将我接了回去,我以为这一生都不会与这有趣的村姑再有什么交集。没想到,燕今歌那厮竟半路上将我踹下了马车,我寻思着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一路辗转流浪鬼使神差的竟又回到了那个小山村。
  见到我她似乎并不惊讶,但我还是从她的眼中瞧出了嫌弃。借助她家的那几天,我收到了她亲手做的衣裳,虽然针法粗陋,不知为何我却有些欢喜。
  那几天是我这一生距离她最近的时候,抬头就能看到她,睡前也能与她说话,在今后漫长岁月中,我才发现那几日小山村的生活才是我这一生最怀念的。因为那时没有燕今歌,只有我和她,她年老的母亲以及年幼的孩子,我们同桌而食、朝夕相见,多像是一家人……
  我从未对谁动过情,根本不知情滋味,就在懵懂探寻的时候,燕今歌突然杀了过来。从他看向宝儿的眼神中,我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之后他就好似吃错了药,又是送大雁又是献殷勤,像个毛头小子似的与王招争风吃醋。我光顾着看热闹,全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思,多可笑,我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就提前结束了。
  当时我就在想,像燕今歌这样的人若全心全意追求谁,想来那个人定然坚持不住。瞧我猜得多对,村姑很快就沦陷了,令我意外的是燕今歌竟然沦陷得比她还要彻底,大有一副她要他的命他都会给的架势。
  明明是我先遇到她的,明明是因为来找我,今歌才想起她的,为什么最后他们却成了一对,独留我一人孤苦伶仃?我想不通,直到今歌对我说宝儿是他的儿子,他就是村姑口中坟头草都长得老高的死鬼。
  那一刹那,我的心好疼,一种被人撕开的痛觉,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情,也终于明白林恩忠说的那些屁话除了误导了我之外,还无形中给燕今歌做了嫁衣。
  她离开小南村时,我不在她身边;她与燕今歌返回京城时,我在外逃亡。他们大婚时,我却再也忍不住心底的焦急,想做最后的挣扎,我去了燕王府,看到她穿着如火的嫁衣跨过火盆,心甘情愿的将手交给眼前笑得一脸温柔与宠溺的男人。我知道,我输了,还没开始争,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之后的岁月何其无聊,看着他们幸福,看着他们生儿育女,看着他们携手走过风风雨雨,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再也无法涉足他们的世界。那种失去了心上人又失去兄弟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我试过借酒浇愁,可喝醉之后看谁都是她的脸,她生气的样子、笑靥如花的样子、骂我的样子,一颦一笑入眼之处都是她。我试过放浪形骸留恋烟花地,可那些女子一碰我,我就忍不住跳了起来,我怕她们的脏手弄脏了她为我做的内衫,最后我只能落荒而逃。
  曦儿问我为什么不去争,她过得那么幸福,我怎么忍心给她添堵?我自问不比今歌差,我唯一会失败只因我来迟了。我对天发誓,如果还有来生,我一定要赶在所有人之前来到她身边,保护她、疼爱她,握紧她的手霸占一辈子。
  当我得知病入膏肓只剩三个月的时候,起初我是慌张的,我很怕她若是知道我身患不治之症,会变成什么样子。于是,我决定隐瞒,可恨今歌那厮太聪明,从我积极请战中察觉到了不对劲,强行将我带到她的面前让她替我诊脉,无法再隐瞒的我只能对他们坦白。
  如我所料,她哭得像个孩子,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她哭,却是她第一次为我而哭。她的眼泪很暖,也很苦涩,像化开的苦盐,那苦味足以让我铭记余生。
  趁着他们为我伤心时,我很无耻的提出与他们约定来生,我承认有些乘人之危,但若不抓住这次机会我怕我再没有机会。如我所愿,她答应得很干脆,只可惜燕今歌这厮不甘落后,也与我相约来生再做兄弟。
  如果真有来生,我想我肯定是这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有最肝胆相照的好兄弟,有最心爱的女子,只盼我的来生他们两个不要再相遇,至少在我与她修成正果之前不要相遇。
  这般自私的想着,我竟无比期待来生,倘若真有来生,那该有多好。
  番外【宁逸尘】来生
  “你是谁?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中?”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这个背影他看到过无数次,婀娜而纤瘦的背影,不管他在现实中寻觅多少回,都找不到相似的感觉。“你到底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