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运仙王 > 七一一章 皇子

七一一章 皇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阿美利加旧金山,第四传染病医院的后花园,亚历克斯·拉克伦穿着一身防疫衣,浑身空虚无力的躺在草坪上,双眼无神而带着几分绝望的看着天空。
  
      “亚历克斯!你还躺在那干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速度快点?”
  
      那是主管的声音,夹含着极度的不满。
  
      亚历克斯皱起了眉头,然后强迫自己从草坪上爬起。虽然在这过程中,他感觉胸部炸裂一样的疼痛,呼吸粗重,极度困难。
  
      可亚历克斯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跟随着他的同事们来到医院的停尸间。他现在的工作是与他的同事一起,将这里的尸体运送到两公里外的尸体焚化所进行焚化。
  
      由于每天死的人太多,而第四传染病医院停尸间的所有冷冻箱都已被塞得满满当当,所以这项工作非常繁重。
  
      亚历克斯需要跟随运尸车在这两地间往返十次,运送不下二百具尸体。
  
      不过工薪很高,一天八百金盾,一般阿美利加的金领都拿不到这么多钱,但等同于他以前小半个月的工资。
  
      在这个经济几乎完全停止,除了一些封闭的工厂在生产,服务业几乎停工的现在,尤显难得。
  
      可今天不知为何,亚历克斯却提不起一点力气,他在配合同事勉强搬动了七具尸体之后,脑里面忽然就开始晕眩起来。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
  
      “亚历克斯?该死的,你在搞什么鬼?尸体都掉在地上,雇主会将我骂惨的。”
  
      “拉克伦先生,您没事吧?他好像休克了,快叫医生。”
  
      “在医生到来之前,我认为该解开他的面罩,让他喘一口气。这里不太方便,把他搬出去吧?”
  
      亚历克斯很快就发现自己轻松了一些,那是他的防毒面罩被取下来的缘故。可这一刻,亚历克斯却模糊的感受到自己的这些同事们惊恐的往后退开。
  
      “黑斑,是黑斑,这家伙染了鼠疫!”
  
      “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就不去检查?”
  
      “黑死病,狗屎!狗屎!我前天还在食堂跟他一起聚餐过。”
  
      “应该没事吧?我记得当时他戴着半边面罩,我还嘲笑过他太小心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医生赶来,在为他做检查,亚历克斯却感觉恐慌,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结果却怎么都无法动弹,一无所获。
  
      也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用慈父般的目光注视着他。
  
      这身影全身都是**的,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出浓水。可此时的亚历克斯却并不觉恶心,只因这位‘慈父’的出现,让他浑身都充满着温暖。
  
      “不需要绝望啊孩子,你该学会与他们共存。生命是平等的,也都是可贵的——”
  
      那声音模模糊糊,却让他身上的疼痛逐渐消失,而就在亚历克斯想要继续努力,倾听这位话音的时候。一只同样温暖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要去听,孩子,那是混沌。听信他的话,确实可以让你免除瘟疫,可也同时会变成浑身流脓的怪物。”
  
      那是一位老年人的声音,似乎是一位牧师:“我感受到了你的绝望,是害怕死亡?不,你不是为自己。是为了你的家人?让我猜猜,你是偷渡过来的,没有医保对吗?你害怕被送到病房?”
  
      亚历克斯微微愣神,这使他眼前那巨大的身影逐渐消散。
  
      “孩子,你真该了解一下政府的政策了,或者看看电视,要不然的话,与你的同事多交流一下也是可以的。我们天命教会在两个月前就发布了公告,可以在鼠疫期间,为所有没有医保的人提供免费医疗,并号召富人们为此捐款。相信我,教会将会报销你的医疗费。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对抗瘟疫,坚强的活下来——”
  
      “他估计不是为医保,牧师先生。”
  
      这个声音,是亚历克斯一位同事的,可他都不知道这家伙的姓名。
  
      “我猜他应该是害怕被遣返,还有他家里应该很困难。我注意到他每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还会将其中的一半打包带回家。”
  
      “那就更不需要担心了,孩子。”
  
      那牧师失笑:“所以你真该看看新闻,就在两天前,众议长德怀特·佩顿先生提出了议案。自议案通过起,所有染病后痊愈的非法移民都可以在阿美利加得到五年的临时居住权限。在通过之后,所有遵守了卫生条例,在感染后能够及时报医的非法移民,也可以获得这一权利。佩顿先生是主宰在凡人时代的好友,他的议案通过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百。不得不说,你虽然很自私,却是一个幸运的家伙。”
  
      亚历克斯听到一半,就已经精神一振,原本弥漫于心底里的绝望,忽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虽然只是个不关心时事的偷渡移民,可也知道现在的联邦众议长德怀特·佩顿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相信这一定是天命之主的意志,亚历克斯听说过那位伟大的神明,经常借助这位的手,通过一些有益于大众的议案。
  
      “现在,把你的家人,还有他们的住址说出来。他们也有被传染的可能,所以说,先生,你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
  
      “至今为止,我们监控到的变异基因,总数有四百六十七种。”
  
      就在黑暗世界与中东地带,针对血宴魔虫的清剿战如火如荼,而光明世界的凡世则因大规模传染的鼠疫而水深火热的时候。
  
      在命运之乡魔法塔的28层,这里的气氛也是一片沉重。
  
      “我们监测到这些变异病毒,通常都是因原宿主的心绪剧烈波动而生出变化,他们越绝望,这些病毒变异的几率也就越高。那显然是纳垢的力量,祂在利用人们的情绪,改变病毒的构造。”
  
      “幸运的是,目前这些存活下来的变种鼠疫杆菌,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它们依然是一个类群,也在我们研发的疫苗的针对范围内。”
  
      雅典娜揉着眉心:“可我们的运气不会总这么好对吗?”
  
      她知道病毒这位生命体中最简单的成员,其遗传密码或基因组大多都集中在核酸链上,所以是极不稳定,只要这种核酸链发生任何变化都会影响它们后代的特性表现。
  
      所以病毒的基因组在其增殖过程中绝非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时时刻刻都自动地发生突变。
  
      而病毒在一次感染中,一个病毒粒子要增殖几百万次,存在产生突变的机会,也高到夸张。
  
      虽然其中的大多数突变,都可能导致病毒死亡,可其中少数生存下来的,却会导致病毒的类群发生变化。
  
      而纳垢的力量,显然是在促成这变化,往更恶劣的方向转变。
  
      “运气啊——”
  
      李墨尘看了一眼雅典娜,然后在心中苦笑。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的许愿术在阻止,他的‘神霄灵运紫金塔’在镇压。这种突变早就发生了。
  
      而如今塔上的功德之气,每时每刻都在剧烈消耗着,已经有了一点跟不上的趋势。
  
      “还是得依靠我们的牧师。”普罗米修斯一声轻叹:“最好是避免病人在死亡之前的时间段,生出太强烈的绝望情绪。当然,政策方面也要跟上,根据我的化身在凡间走访的结果,他们绝大多数并不是真正畏惧死亡,而是因其它的原因导致。”
  
      “可如今除了医生,陛下的牧师就是最辛苦的一群人。在疫情发生之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由于与病人接触较多,感染几率也很大,非常危险。”
  
      俾斯麦苦笑:“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建议在病人死前动用镇静剂,这可以有效的抚平他们的情绪。”
  
      “这是个方法,可不人道,也会引起争议与不满,甚至可能因此导致更大规模的恐慌。”
  
      雅典娜摇着头:“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用这种方法。不过,我最近倒是有一个思路,借助路西法与地狱魔神的力量。我本人与后见之神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李墨尘顿时扬了扬眉:“有把握吗?”
  
      他大概知道雅典娜与厄庇墨透斯可以提供的帮助是什么,智慧女神与后见之神可以让人的思维迟缓,变得愚笨。人笨了之后,就没法想东想西。
  
      而以路西法为首的几位魔神,也有着近似的作用。
  
      比如怠惰之主贝利尔,这位可以让人懒散,懒到不愿去思考;傲慢的路西法可以让人变得骄傲,他们会想鼠疫病毒算什么,那就是渣滓,我们继续happy,举办party吧?暴食的别西卜,祂可以让人饥饿,饿到没法正常思维等等——
  
      “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会尽力而为。”
  
      雅典娜面色冷肃:“无论如何,我们都得撑到特效药研发完成。”
  
      相较于变数很大的疫苗,她更期待特效药。病毒可以发生变异,可只要还是鼠疫杆菌,那么它对人体的伤害机制与毒性,就很难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那么此事就交给你了。”李墨尘没有犹豫:“我会让伊西斯配合你,给予你最大的方便。”
  
      雅典娜的这个策略虽然不那么光明正大,也有违道德。可效果应该是很不错的,后患也小。
  
      目前的情况也是不得已,为了防止更大的灾难降临,他们必须阻止混沌四神的力量在这个世界继续壮大。
  
      李墨尘甚至已经做好了在形势继续恶化的时候,不择手段去控制的准备。
  
      不过现在的情况还好,他们的疫苗还有特效药,还是有很大几率赶在病毒变异之前研发成功。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在黑暗世界,疫病的扩散速度有点快。”
  
      普罗米修斯说着新情况:“那边的环境更适合病毒滋生,所以目前的感染率已经很高。值得庆幸的是,进入黑暗世界的人员,普遍都有着较强的体魄与抵抗力,心理素质也很不错,目前的人心还是稳定的。”
  
      “那就暂时不管,不过得注意加强那边的医疗力量。”
  
      李墨尘知道如果死亡率过高,那么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也会崩溃的:“还有各艘星舰上的防疫,未来这将是我们的核心力量,一定不能出问题。只要撑过这段时间——”
  
      李墨尘看向自己的助理爱丽莎·坦格利安:“把我们的生命防御计划的进度说说吧!”
  
      “这一计划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
  
      此时的爱丽莎,不但已实际担任着天命神国‘书记官’的职位,更掌握与协调着天命神国的军工生产。
  
      “a计划中的殖装外衣已经设计出来了,只需植入人体就可以防御病毒。不过我们的生物科学家都不赞同大规模普及,这是因纳垢对各种生物的干涉力越来越强。而我们这款为普通人设计的殖装外衣,由于考虑到成本因素,自律体系相对薄弱。一旦它们在纳垢的影响下发生变化,这很可能会导致一场生化灾难。”
  
      “然后是b计划中由光魔工业主导,以高强度碳纤维为主材料,结合陶瓷与高强度合金制作的防护衣。能够在隔绝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病原体的基础上保证人体的舒适性与清洁,并让普通人具有一定程度的防御能力与战斗力。目前光魔工业已经设计了三个版本,性能都很不错。”
  
      爱丽莎说到这里之后却摊了摊手:“可哪怕最便宜,防御能力极其微弱的版本,造价也超过了四万三千金盾。不过安东尼殿下认为可以在现有基础上,再次大幅度的降低成本,他正在亲自主持这一计划,预计可以降低到一万七千金盾。”
  
      这所谓的生命防御计划,其实就是将人与外界彻底隔绝,彻底斩断纳垢力量污染的途径。
  
      “一万七千金盾,考虑到需要日常的更替,维修,人均至少得配备三套——”
  
      俾斯麦不由揉着额角:“目前的光明世界,也只有一部分发达地区才能够承担吧?全世界将近一千二百亿人口,就是六千兆金盾的投入。”
  
      “可这是目前最有可行性的,如果真能够防御住纳垢,那么六千兆也不是不可接受。”
  
      戴安娜微笑着:“而且俾斯麦殿下,你没有考虑到未来的通货膨胀,预计光明世界的工业能力会呈现爆发趋势,未来民间的财富也会获得极大的增长。这是个好消息,至少可以兜底了。”
  
      “问题是时间。”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皱着眉头:“三千六百亿套防护衣,我们得用多少时间生产完毕?一百年?还是二百年?”
  
      他知道这种高强度碳纤维的生产条件极其苛刻,而且目前天命同盟,无论战舰战甲,都是高强度碳纤维的耗材大户。
  
      “这其实是次要的,加西亚。关键是人心,只要产品出来了,就可以有效降低民众的不安。”
  
      普罗米修斯微笑:“实在不行的话,还有目前医用的防护衣,最便宜的只有十二金盾。当然,它无法让人无障碍的工作,生活,作战,也很不舒适,可只要稍加改良,安全方面还是有一定保障。”
  
      “医用防护衣还是算了。”
  
      医疗之神帕特里克摇着头:“根据最新的反馈,它可能无法有效的防御鼠疫。在一些卫生条件恶劣的地区,已经有不少医护人员感染,比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七。我其实正想汇报这件事,现在的防护衣必须改良。而它们的成本,也必将上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