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活系游戏 > 番外3:江太孙上位记 五

番外3:江太孙上位记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烤一块饼所需的时间不短,江枫一共就烤了两块,一块给的赵亮另一块给一直通过房间的小窗户偷看,一个小时就写了一篇英语完形填空密切注意院子动态的江隽莲。
  
  江隽莲的饼先是被亲爹亲妈分去了一半,然后再被分掉一半的基础上又分了一半给江隽清,算是典型的具有江家特色的分饼行为。
  
  .
  
  年夜饭的前半个小时总是最难熬的。
  
  所有的菜基本上都已成型,甚至有不少可以先温着的菜已经出锅,各种菜的香味交杂在一起,只要小风一吹就散的到处都是。
  
  可偏偏这时候大家都吃不着,只能围聚在桌边对着桌上的六盘冷盘面面相觑,在拍黄瓜和五香鸡之间反复横跳,在线长一点垫垫肚子和饿着肚子等会放开吃之间艰难抉择。
  
  往年江枫都是那个受煎熬的人。
  
  今年他是制造煎熬的人。
  
  江隽莲中午吃了四分之一块烤饼,对年夜饭的期望值早就拉至最高,从上桌的那一刻起眼神就没放在桌上过,一直伸长脖子跟还养在院子里没宰的大鹅一样直勾勾地盯着厨房。
  
  江家长辈们还是和原先一样猜一猜江枫今年都烧了什么菜,再猜菜这方面格外有优势。这两年来大家虽然都住在同一栋楼,但实际上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各有各的活要干。
  
  唯有江建康不一样,他每天和江枫在一起工作,和江枫隔着灶烧菜,跟江枫一起吃工作餐。他对江枫的拿手好菜了如指掌,即使闻不出来猜也能猜个大半。
  
  “肯定有江氏参羹,我都闻到味道了。”江建设一脸笃定。
  
  “还用闻?猜都能猜到,这菜不算。”江建党直接否决,“我还能猜到肯定有金玉白菜呢。”
  
  大家都是看过《知味》的人,谁还不知道这两道菜的来历啊。
  
  江建国一直不说话,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我好像闻到了炖牛肉的味道。红萝卜炖牛肉!对,应该就是红萝卜炖牛肉。”
  
  江建康也深吸一口气,发现味道太杂根本闻不出牛肉味,也不知道大哥是怎么闻出来的,红萝卜炖牛肉根本不在他的猜测范围里。
  
  江建康只能学着刚才江建国的模样,深吸一口气大喝:“凤凰蛋!”
  
  江建国使劲闻了闻,一脸狐疑:“没有凤凰蛋的味啊,而且现在离开开饭还有二十来分钟呢,怎么可能现在就烧凤凰蛋?”
  
  “绝对有凤凰蛋的味,我天天在后厨跟江枫就隔着一个灶,老闻见这味错不了。再说,凤凰蛋怎么就不能现在烧了?万一小枫后面还排了好几道一刻都不能耽误的菜呢?凤凰蛋放个十来分钟味道又不会变。”江建康开始强词夺理。
  
  虽然他是在胡搅蛮缠,江枫现在还在煮鱼丸根本不可能有凤凰蛋的味道传出来,但他有一句话说对了,凤凰蛋后面是有菜。
  
  拔丝山药和金玉白菜。
  
  拔丝山药排在凤凰蛋后面是因为这道菜就得趁热吃,凉了丝就拔不出来。
  
  至于金玉白菜,因为这道菜是真正的压桌菜,也是江家年夜饭桌上最应该出现的菜。
  
  这道菜必须最后做,第一个上桌,有了这道菜江家的年夜饭才算完整。
  
  随着一道又一道菜完工,盖盖,保温,海参鲍鱼汤也从灶上端了下来,江枫在两位老爷子的注视下开始制作金玉白菜。
  
  其实决赛比完那天开始,江枫就一直在等待两位老爷子问他自己是怎么学会金玉白菜的,他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可两人迟迟没有来问。
  
  一直到他告诉许成,许成写完《知味》的文章,《知味》发刊,两位老爷子都没有问。
  
  他们仿佛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默认和接受了江枫会做金玉白菜,即使他们只是见过,都没有尝,也没有要求江枫再在他们面前做一次金玉白菜。
  
  但江枫知道,他们两个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因为从白菜入锅的那一刻起,两人的视线就一直盯着锅,盯着他的手,目光灼热,无法忽视。
  
  他都不用回头就可以想象出两位老爷子目不转睛,有些紧张甚至还有些期待的样子。
  
  两位老爷子确实如此。
  
  江卫国对金玉白菜的记忆非常有限,他只记得有这样一道制作过程极其复杂的鲜草味的白菜,具体的制作过程,大致是怎么做的实际上都模糊了,就连味道也记不太清。
  
  江卫国不记得,江卫明记得。
  
  他比江卫国多吃十多年金玉白菜,曾经有些淡忘的记忆从江枫在决赛时把金玉白菜做出锅的那一刻起就变得无比清晰,清晰到他很清楚江枫制作金玉白菜的过程和当年江承德与江慧琴几乎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也吃不到这道菜了,甚至和江卫国一样几乎快把这道菜忘了。
  
  可几乎不可能听说过这道菜,也不可能会做这道菜的江枫,在他面前重现了这道菜。
  
  他没有问江枫是如何知道的这道菜,从哪儿学来的步骤,就算是口述也不可能如此完美的复制和呈现。
  
  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江枫会做就够了,如果味道能一样或者是很接近就更好了。
  
  从很早以前,江卫明就觉得江枫这个侄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突然的出现让他圆了一个又一个的梦,弥补了一个又一个的遗憾,甚至是一些他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在和江枫相遇后都一一实现了。
  
  江枫身上发生了太多神奇的事情,多到他可以接受一切在江枫身上发生的不合理的事情,包括金玉白菜。
  
  任何人做出金玉白菜他都会觉得惊奇,唯有江枫不会。
  
  因为江枫本身,至少对于他而言,就是奇迹。
  
  上天给他的奇迹。
  
  江卫明看着锅。
  
  抹猪油。
  
  翻炒。
  
  倒入海参鲍鱼汤。
  
  继续翻炒。
  
  收汁。
  
  一模一样,和记忆中分毫不差。
  
  “爷爷,三爷爷菜都好了,可以准备开饭了。”江枫道。
  
  江卫明笑着点点头。
  
  “你决定就好。”老爷子盯着金玉白菜。
  
  江枫端着两盘金玉白菜,从厨房里探出头对着厅堂高喊:“爸,德哥丞哥然哥,来端菜!”
  
  “好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