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末世之毒妈鬼宝 > V30 将错就错

V30 将错就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一瞬间邵情是懵比的,只有背后磕在床角时带来的冲击力让她清醒了一瞬,一抬头,就看到了严汉青赤红的双眼,和从眼角不断流下来的泪珠。

    他是个硬汉,她一直知道,所以邵情从来没有见过严汉青哭得样子,她伸出手,擦了擦严汉青的眼角,滚烫的温度透过冰冷的皮肤,躺的邵情的心颤抖了一下。

    严汉青撑着双臂,不断的喘息,紧绷的皮肤都在微微颤抖,他在强行的克制,邵情看的出来,那一刻邵情觉得她挺恶心的。

    一边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一边和不同的男人发生着关系,还给自己找着不同的理由,如果说渣男是因为眼瞎,二呆是因为意外,晏旗月呢?

    她明明可以强忍下的,又为什么贪恋他的依赖,贪恋他的温度?

    其实只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吧,掩盖她那颗肮脏贪婪的心。

    真是可悲。

    所以为什么要让严汉青痛苦呢?邵情眼里的温度逐渐褪去,她默默的伸出手,解开严汉青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指尖触到那滚烫的皮肤的时候,严汉青立刻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他屈身,跪坐起来,捂住自己的领口,声音沙哑的要命:“对不起……我先出去

    。”

    严汉青试图站起身,双腿却颤抖了一下,咣的跪倒在地,膝盖结结实实的和地面亲密接触了一下。

    膝盖这个位置其实并不脆弱,但是在受到创伤的时候,却会格外的疼痛,即使这样,严汉青依旧努力的爬起来,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不等他站直身体,邵情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严汉青的领口。

    严汉青愣了一下,就被邵情放倒在地,他已经失去反抗的能力了,就算想挣脱邵情的双手,也只会在碰触到邵情的时候,燃起更剧烈的反应。

    更何况严汉青不会违抗邵情,他老老实实的被邵情摁在地上,邵情就跨坐在他的腰上,扯着严汉青的领口:“别动。”

    严汉青特别老实的张开双臂,任邵情把他的衬衣扣子一颗又一颗的全部解开。

    解扣子的过程让邵情有些烦躁,她猛地一把,把严汉青的衬衣直接撕开了,一排扣子全部崩裂,叮叮当当落了一地,露出健康的小麦色胸膛。

    严汉青愣了,仅存的意识已经让他无法理解邵情的想法,只能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动弹,任邵情鱼肉。

    邵情很快就把他扒了个精光,然后眼睛一闭,进行了最后一步。

    那一刻说不出轻松还是难过,只是心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半夜的时候,蔡莹莹过来敲过门,直接被严汉青吼走了,严汉青正值最那什么的年纪,又中了那种药,结果就是,一夜没停,等停下的时候,天边已经隐隐露出鱼肚白了。

    以邵情的体质,爬起来的时候,都有点腿软,她撑着墙站起来,批了一件外衣,然后道:“我先去洗澡。”

    严汉青点点头,有点不敢看邵情的眼,如果是晏旗月,此刻肯定会打蛇随棍上的缠着要和邵情一起洗,他却只会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邵情一转身,表情就僵硬了,昨晚是事急从权,竟然还忘了,床上躺着一个晏旗月,虽然知道晏旗月醉的很彻底,绝对不会知道,邵情还是有种被偷窥围观的诡异难堪。

    她深呼吸一口气,到了浴缸里,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把自己洗了三遍,才从浴缸里出来。

    明明身上很干净,强大的恢复力也消除了所有痕迹,邵情还是觉得很不自在,从内到外的不自在。

    严汉青和晏旗月不同,和二呆也不同,他虽然平时很沉默,在那种时候,却布满了侵略性,那种无法掌控一切的感觉,让邵情记得很深刻。

    从浴室里出来,邵情平复了一下心情,决定让自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去,然后就去厨房给晏旗月煲了一碗汤。

    晏旗月昨天喝醉了,虽然喝的酒不多,但是他的胃也格外脆弱,必须好好温养。

    邵情并不知道,她忙前忙后的时候,晏旗月就睁着眼,静静的看着厨房的位置。

    眼底几乎被血色充斥,他醉的快,醒的也快,昨晚不到半夜他就醒了,也就是说他听了半晚上的活春宫。

    这个时候要是摊开他的手掌看看,就会发现,他的掌心都是月牙状的掐痕,还有干涸的血迹凝固在掌心和指甲上。

    晏旗月咬着自己的食指,死死的盯着地上残留的一颗纽扣,眼底的杀机都快凝成实质了。

    很快,食指就被他咬的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等到晏旗月估摸着邵情快要出来了的时候,才摊开手掌,伸出粉嫩的舌尖,一点点的把自己手掌上,指甲上的血迹舔干净了

    。

    他可不愿意被邵情发现他昨晚其实是清醒的,更不愿意让邵情知道,他积攒了满腔的杀意。

    天知道晏旗月多想把邵情身边的所有男人都杀光,然后把她关起来,只有他能靠近她,只有他能看到她,哪怕邵情会迁怒他也没关系,他可以任邵情发泄,打或者骂都没关系……

    晏旗月甚至想过,邵情或许会对他发火,但是她那样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只要不知道他杀了她的队友,那么就算他软禁她,她也不会伤害他的吧。

    毕竟她会在意身边所有值得她在意的人,只要那个人进了她心里,那么这个铁血杀神一样的女人,就会给予他无尽的包容和柔软。

    可是只要这么一想,晏旗月就不愿意再这样伤害邵情了,拿她的感情去伤害她,也太过恶劣,会被厌弃的吧……

    晏旗月反过来覆过去,心里的小恶魔不断的叫嚣,杀了严汉青,杀了顾川,杀了所有想跟他抢人的男人。

    不等他把自己滚成个球,邵情已经端着汤走出来了,邵情一看到卷着被子在床上滚的晏旗月,心里的尴尬一瞬间就涌了上来。

    晏旗月不会听到了吧?或者他看到了一点……

    晏旗月自然明白邵情的心理,赶忙可怜兮兮得道:“阿情,我头好疼啊……”

    邵情的心思立刻被扯开了,她无情的嘲笑了晏旗月:“不会喝酒还逞什么能?一杯就被放倒了,醉的抱着我喊妈妈很光荣?”

    晏旗月一点也没羞耻的感觉,他跟个大虫子似的,在被窝里拱啊拱,最后拱到了邵情面前,一把抱住了邵情的腰,眨巴眨巴眼睛:“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喝酒……”

    他养父是个酒鬼,这导致了晏旗月从小就讨厌酒,后来长大了,更不喜欢酒这种会让人失去理智的东西,要不是因为邵情在身边,给了他安全感,他又故意要折腾蔡莹莹的话,是绝对不会点酒,更不会喝的。

    结果,第一次喝酒,就给了晏旗月最不好的体验,首先醉酒之后丢了个丑,醒来以后又头疼欲裂,更关键的是,在他酒醉的时候,有人趁虚而入,把邵情给吃了。

    晏旗月现在快恨死蔡莹莹了!

    他是个挺聪明的人,虽然被昨晚发生的事刺激的差点失去了理智,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一瞬间以后,晏旗月就差不多想明白了。

    以邵情那种性格,除非是严汉青那边出了什么乱子,必需要做那种事,才能解决,不然她不会做的。

    严汉青为什么会必须和邵情发生关系?那就更简单了,肯定是中药了,那么又为什么会中药呢?八成是因为蔡莹莹,蔡莹莹又是因为他。

    归根结底,就特么是因为他!

    “先把汤喝了再说话。”邵情把晏旗月的脑袋推开,无视他委屈的嘴脸,然后把汤递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