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壹佰肆拾叁 各为其主

壹佰肆拾叁 各为其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画中之人,”林知夏顿了一下,环顾四周,“这画中之人,还是请各位大人自行品评吧……”
  
      众人支棱了许久的耳朵听到这句话,霎时间都泄下气来,心中纷纷翻起了白眼,这林将军,也太会故弄玄虚了吧。
  
      “怎么样?”林西陆轻声问道。
  
      “说不好……”陆望舒犯了难,“像是,又像不是。”
  
      林西陆沉默片刻:“不论是不是,破了执念才是正事。”
  
      说话间,镇国将军府的一个护卫行色匆匆的来到了请墨轩门口,使劲张望着,柳腾眼尖,不着痕迹的踱到了门口,那护卫低声说了几句话,柳腾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可置信,迅速朝林知夏的方向扫了一眼,疾步走了进去。
  
      “什么时候的事?”林知夏听得柳腾的报告,神色未变,沉声反复确认了一次。
  
      “一炷香前,宫中已经将消息封锁起来了,三皇子已经入宫了。”柳腾恢复了那副娇俏的神色,笑晏晏的靠在林知夏怀中,外人看来,二人好像在调笑着什么。
  
      “看来在圣上的眼中,校易府的地位果然不一般。”柳腾朝着陆望舒的方向努努嘴。
  
      只见陆府的一个家仆正在陆望舒耳边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是时候看看校易府真正的实力了。”林知夏面上浮现出一丝兴奋。
  
      柳腾知道,林知夏只有在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时,才会流露出这样的兴奋。
  
      “怎么了?”看到陆望舒神色有变,林西陆关心道。
  
      “圣上重病,宣了三皇子入宫。”陆望舒眉头紧锁。
  
      “这是要立储君,传位于三皇子了?”林西陆注意到了林知夏望向他的目光。
  
      “不好说,这北淮的朝廷斗争和皇位争夺乍一看都是摆在台面上的,但谁又知道背后的水有多深呢。我本不想参与其中,只想着解决知夏的执念就能离开,可眼下……”陆望舒也朝着林知夏的所在看了一眼,“眼下知夏身份还未能确定,这夺嫡之战却倒先开始了,看来这浑水,不由得你我躲避了。”
  
      *********
  
      北淮的第七任君主于威慈八年病重,连夜立了宅心仁厚的三皇子王烨为储君,自此之后,这位在龙椅上坐了三十年的君主日夜缠绵于病榻,朝中大小事务统统交给太子处理。
  
      *********
  
      “二皇子那边怎么样了?”刚从演武场回来的林知夏很不满意,帝国最锋利利刃,直属与自己的羽卫已经太久没有经历过战争,今天演练成果不及在南夷的十分之一。
  
      “继续吟诗作对,往来于各路学子之间。”柳焰答道。
  
      “很好。”总算,这位本应继位的皇室嫡长子没有自乱阵脚,让他稍稍松了口气,“校易府那边呢?”
  
      “三皇子,不,是太子殿下在立储之后的第二天就亲自去了一趟,据探子回报,一早就去了,直至深夜才出了校易府。”
  
      “那……”林知夏犹疑了一瞬间,“他呢?”
  
      “林公子一直跟着王禹大人在译文,并未见到太子。”
  
      十二分的轻松从林知夏心底升起,还好,西陆没有牵涉其中……
  
      “只是……”柳焰觉得此事十分重要,却也明白自家将军也许并不想听到这个消息。
  
      “说。”
  
      “二皇子见过太子殿下,态度似乎不是将军预期的那样。”
  
      “王家的子孙,果然各个心慈手软,难成大器!”林知夏重重一拍,案上的一方上好青山砚跌落在地,一地碎片。
  
      *********
  
      “圣上要你站在太子这边?”
  
      “校易府过去承了当今圣上太多的情,现在人家要点利息,我又怎么能不给呢。”陆望舒刚从宫中回来,很是疲累。
  
      “只是这争权夺利的事情,太过凶险,当初在芙蓉城,一个太后就搞得我们险些丧命,现在想来,还是让我心有余悸的。”林西陆想起当日芙蓉城皇宫里的那一幕,背后还是有些发凉,权谋,比妖的利爪,比魔的锐齿,更令人心生惧意。
  
      “我这辈子都忘不掉那铡刀要落不落的悬在颈后的感觉。”法场那一幕,让陆望舒也是心有戚戚焉。
  
      “既然从不显山露水的校易府站在了太子这边,那就等于东岳三十六族和南魏的势力都在太子麾下了。”林西陆先前从陆望舒口中得知了这校易府存在的真正原因,牵制并逐渐掌握这两处的外邦势力,以备不时之需,“那么现在,站在太子对面的,究竟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