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壹佰肆拾贰 却是旧时相识

壹佰肆拾贰 却是旧时相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博览群书的诸位文臣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将军一介武夫,粗人一个,又如何说得出个一二三呢。”
  
      “将军实在太过自谦了,”陆望舒接过话头,“将军自幼从军,走南闯北,所到之处哪里是我等不闻窗外事的文臣所能企及的。”
  
      众朝臣听着二人的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均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生怕扯上了自己,被逼着发言。
  
      “奴家以为,这世上的事哪里就都有道理可言呢,若是什么事情都要说出个是非来,那岂不是失了些趣味。将军,您说是么?”柳腾轻轻巧巧的接过话茬,一双风情万种的眼睛向着众人扫了一圈。
  
      “柳姑娘这话说的有理,这罕见的光景就当做是上天赐予的赏赐吧,至于这背后的原因,就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够去追究的了。”林知夏笑盈盈的揽住柳腾的肩头,看着众人。
  
      “林将军所言极是,我等能见到这光景已经是福分了。”
  
      “是啊,且看且珍惜吧,深究就没什么必要了。”
  
      “林将军的见地果然非我辈能够企及。”
  
      武将纷纷随声附和,生怕自己少说了一句会被这喜怒无常的镇国将军记恨。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继续前往请墨轩吧。”陆望舒一抬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座楼阁。
  
      众人沿着池塘接着往前走,林知夏悄悄地捏了一把柳腾的水蛇腰,用众人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你先去请墨轩替本王挑个好位置。”
  
      柳腾知道这是林知夏要故意支开她和众人了,便故意扯着一个念过半百的文官袖子说道:“这位大人,天黑路滑,还请大人容奴家与您一同前去。”
  
      那文官虽然极不情愿,但看到林知夏那副审视的表情,只能硬着头皮说:“柳姑娘,你跟紧老夫就是,不要拉拉扯扯。”
  
      陆望舒作为主人,自然是在前头带领着众人,而林西陆作为校易府的人,则留在最后,防止有人掉队迷路。
  
      林知夏见众人走远了,才慢悠悠的凑了上来,走在林西陆的身侧:“林公子,在校易府可还习惯?”
  
      “能学不少知识,还能增长见闻。”林西陆不知道他的用意为何,只能不动声色的打着官腔。
  
      “这话你说给别人听就罢了,”林知夏的双眸在夜色中分外明亮,“这校易府每天是什么样的,本将军可是清楚的很。”
  
      “下官不知道林将军对小小的校易府竟如此关心,若是陆大人知道了,想必会十分感激的。”
  
      “你少拿陆望舒来压本将军,”林知夏的眸色渐浓,“本将军只问你一句,当年你说过的话,可还算数?”
  
      林西陆很是疑惑,自从来到这重虚镜,这是第一次与林知夏正面相见,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几句,更遑对他许下什么诺言了。看来,这林知夏与此处的林西陆怕是之前就相识的。
  
      “当年的事,林将军仍然记得?”林西陆问道。
  
      “一字一句不敢相忘。”林知夏没了跋扈与张狂,眼中盛满了郑重。
  
      “那林将军可还记得当年对我承诺了什么?”林西陆以进为退、
  
      “平南夷,定东岳,保西楚之地十年平安。”林知夏一字一顿的说道。
  
      “如今南夷已平,西楚的拓跋一族自顾不暇,仅剩东岳了。”林西陆这几日因为译文,翻阅了不少北淮的资料。
  
      “我知道……”林知夏的声音轻了下去,“只是,西陆,只剩一个东岳了,你就不能随我一道么?”
  
      林西陆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林知夏,脑中却飞速运转了起来:看来过去的林西陆与林知夏真的是相识,而且甚为熟稔,林知夏近年来的战功,甚至可以说是为了林西陆而立的。
  
      “好,我知道了,”林知夏见林西陆久久不说话,认为他是拒绝了自己,“等东岳被我拿下那日,我会亲自来接你的。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林西陆镇定自若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焦急,这原先的林西陆究竟对林知夏许了什么样的承诺呢!
  
      “只是你为什么要进这校易府?”林知夏似乎有些生气,音量不自觉地拔高了几度。
  
      “你觉得我不应该来?”
  
      “那陆望舒是什么样的人,他易家又是什么样的人,你爹爹知道的丝毫不比我少,他却为了林家的门楣,把你当棋子一样丢进这滩浑水。”提及林跃和陆望舒,林知夏满腔的愤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