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壹佰肆拾 愿者上钩

壹佰肆拾 愿者上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么多好地方你不托关系,偏偏让西陆去了那么个连圣上也想不起来的地方。”林夫人捻着帕子抹泪。
  
      林西陆是她过了二十五才生下的头胎,其中自然有一番不足为外人道的艰辛。所以她对这个儿子简直疼到了心坎里,吃穿用度是不必说了,连讲学的先生,服侍的丫鬟都是她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然后放在身边调教了有些日子,才敢往林西陆的院子里送。
  
      眼下林西陆到了入仕的年纪,她早就想好了,虽然西陆自小习武,但绝对不能去做那腰带上系脑袋的职位,这么块心头肉,绝对不能送到战场上去。文职里,她就看中了兰台主簿的位置,既不是那么拔尖,也不至于被埋没了,只要安安分分的做个一两年,再托上一点关系,肯定就能顺利升到侍御史,日后顺顺当当的就能成为自己老爷在官场上的助力,到时不说别的,娶个武将之女,再加一加官,这朝堂之上,文武两道,就没有林西陆走不通的了。
  
      林夫人如意算盘打得好,却没曾想,这林老爷竟一意孤行的要送林西陆进校易府,林西陆本是不情愿的,这也让她安了心,已经托了娘家那边再去给林西陆谋个好差事。可没曾想,林西陆接到就职状的那刻,当下就答应了,不单是答应,还答应的异常痛快,异常兴奋。
  
      “你懂什么,见识如此浅薄,西陆好在没像你一般目光短浅。”虽然被林夫人稍稍的扫了兴致,但林西陆能如此顺利的进入校易府还是让他有些心花怒放的,于是忍不住多说了两句,“你别看现在校易府默默无闻的,两边都不沾,而且很不受圣上的重视,但你仔细想想,武派行事大多蛮横直接,文派则阴狠狡猾,这校易府能安然无恙的存在这么多年,你觉得是什么道理?”
  
      林夫人被问住了,虽然她父亲曾经也是朝廷言官,但她一个庶出女儿又哪里会懂得这朝野之事呢。
  
      林跃见自己的夫人半天说不出话,知道她又是见识浅了,叹了一口气继续解释道:“当今圣上十五岁登基,当年一力扶持他上位,为他肃清叛臣贼子的是哪位,你可还记得?”
  
      “是易老将军。”易老将军当年以一当十,力保如今圣上登基,当年的惨烈和壮阔让闻者唏嘘,见者流泪,连得林夫人这样的后院女眷都对事情的经过所知一二。林夫人不明白自己老爷为什么要提起这早就不在人世的老将军:“可是易老将军不是在辅佐圣上夺回实权之后,就告老还乡了么?而且,他一生从未娶妻,也无子嗣,与现在这校易府更是扯不上什么关系啊。”
  
      林跃斜着眼看着林夫人痴傻的模样,想起后院几个风雅的姨娘,恨不得现在就飞奔过去,温香软玉抱个满怀,不用再对着这个年老色衰且脑子不灵光的正室。
  
      “易老将军虽然没有娶妻生子,但他有个同胞的大哥,这大哥虽无建树,儿子也是个不成器的,入赘到一户盐商家做上门女婿,索性,生了个孙子,到时一等一的出色。”林跃讲得有些口渴了,想要喝茶,而林夫人丝毫没有这个眼力见,仍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着,“那盐商姓陆。”
  
      “啊!”林夫人的脑子这才转过弯来,“那这陆大人岂不就是易老将军的孙子!”
  
      “这只是其一,你再去看看校易府三个大字,中间那个易字,不是易老将军的易又是什么!”林跃索性自己倒了杯茶,“顿顿顿”的灌了下去。
  
      林夫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校易府明明主要负责译改各国文献,却不用“译”,怪不得陆望舒这个少年状元郎却被圣上亲自派到了看上去属于边角地位的校易府。
  
      “不对啊,这陆大人我听说是个孤儿啊。”
  
      “易老将军去世后,正所谓树倒猢狲散,那些亲眷根本守不住家业,很快就将整个易家败完了。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盐商一家下海压货,准备举家南迁的时候,正好遇上风浪,除了陆望舒,整个陆家都死绝了。这陆望舒那时才不过三四岁,后来不知怎么地,就被个道姑收养了,对外宣称是个无父无母的可怜孤儿。”这些秘辛,可是林跃这些年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才打听出来了,这整个北淮对陆望舒的身世知道的如此清楚的,除了林跃,怕就是当今圣上了。
  
      林夫人微微一思索:“老爷是说,圣上这是把陆大人当做自己的心腹在培养,所以不愿意他卷入党派之争……”
  
      林跃见林夫人总算开了窍,这才舒了一口气:“你终于明白了,所以不论这朝堂之上现在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胜过东风,在圣上眼里,只不过是一场争宠,一场闹剧,他日后真正会重用的人,都放在了校易府!”
  
      林夫人听得自家老爷最后这一句话,喜上眉梢:“还是老爷英明啊!若不是老爷目光深远,西陆怕是要被我耽误了。幸好幸好!我要赶紧去祠堂拜拜,多谢林家的列祖列宗保佑啊!”
  
      说罢,就似一阵风一样卷走了,也不理会还在房中的林跃,林跃虽有些不满,但想到终于短暂的摆脱了这愚妇,也就喜滋滋的去后院寻姨娘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