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壹佰叁拾陆 唇亡齿寒

壹佰叁拾陆 唇亡齿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知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诧异的看着他,片刻之后,大呼道:“护士,快去叫医生!他肯定是伤到脑袋了!”
  
      林西陆看到小护士竭力抑制住自己要翻白眼的欲望,假笑着说道:“林司令,这位病人真的只是伤到了腿,脑袋一点也没磕着碰着。您不用过分担心。”
  
      “你!”林知夏本来就圆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正欲发怒,却发现衣袖被人拉住了。
  
      “我没事。”林西陆扯了扯他的衣袖。
  
      “确定么?”林知夏没空再去瞪小护士,转过身来直接蹲在林西陆面前,关切的问道。
  
      “我只是有些渴了。”林西陆朝着桌上的玻璃杯扫了一眼。
  
      “你等着,我去打些热水。”林知夏拎着热水壶急急忙忙的朝着开水房走去。
  
      “护士,我这是怎么了?”林西陆确认林知夏不会听到了,这才向正在检查点滴瓶的小护士问道。
  
      小护士边调整着边说:“你走运,子弹贴着大动脉过去了,血倒是流了不少,所以才晕倒的。”
  
      林西陆的眉头拧成一个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此处还是第四重虚镜,说明知夏的执念还未被破解,那现在的知夏到底是那邪识还是知夏本人?
  
      “你这几个月尽量少走动,能躺着就别坐着了。要是伤口再撕裂,等你老了有你苦头吃。”小护士在病历上记录了什么,叮嘱了几句,转身离开。
  
      “放心,我一定牢牢的看住他,不让他乱走。”林知夏拎着热水瓶进来了。
  
      “慢点,还是烫的。”林知夏递过一杯倒了好几次的白开水,小心叮嘱道。
  
      “镇雪场的事……”林西陆觉得弄清楚眼前这个林知夏的身份是头等大事。
  
      林知夏的身体明显一僵,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那件事,是我鲁莽了……可一想到被十八寨的土匪洗劫的百姓,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西陆,不是我要辩解,只是你没有亲眼看到那场景……”
  
      林知夏的喉头滚了几滚,一字一顿的艰难说道:“西陆,你知道么,那么大的孩子,”他伸手比划了一下,不过一个暖水瓶的大小,“就这么大,我亲眼看见一个光头高高的举起那个孩子,要挟他的母亲,要她……要她……”
  
      林知夏哽咽了,似乎是没有办法再说下去,林西陆听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那母亲为了救自己的孩子,甘愿被他糟蹋,可那光头竟然是在戏耍她,待她将衣衫除尽的那一刻,他猛地一下,将那孩子狠狠的砸在地上,摔得脑花都出来了。那妇人的眼神,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西陆,直到现在,我有时候还会梦到个眼神……”
  
      林西陆轻轻的握住林知夏的手,暖暖的温度通过手掌的碰触传递到林知夏的心中。
  
      “西陆,这一切本来不会发生,十八寨的悍匪我的兵都控制住了,若不是……若不是因为裴炎,那些悍匪就不会逃脱,就不会聚集成群,也不会得到布防图,更无法轻易的闯进这固若金汤的山城!”林知夏的眼眶有些泛红,鼻音也重重的。
  
      林西陆扪心自问,若是自己看到这样的场景,知道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肯定饶不了裴炎,说不定……说不定也会迁怒于他的家人。
  
      “今天早上,是我被冲昏了头,做的过了,”林知夏捏了捏眉心,神色沉重,“他的妻儿和剩余的亲眷我已经派人送回了老家,所有的死者都已经殓葬了,我能做的,也只是这些了……”
  
      林西陆此时已经非常的确定,眼前林知夏不再是那邪识了!
  
      “知夏!”林西陆一把将他拥入怀中,“谢天谢地……”
  
      林知夏微微发懵,本来悲伤的情绪在瞬间被惊讶所代替:“西陆……”
  
      “我都懂,真的,知夏,我都懂。”林西陆温暖结实的手掌一下一下的轻拍着他的肩膀,“裴炎的所作所为本就是天理难容的,今日镇雪场之事虽然不近人情,但你身居高位,必然是要以他为例震慑军心,如若不然,将来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裴炎出来,到时候受苦的,依然是百姓。”
  
      “西陆!”一整日的委屈和自责在林西陆的这番话语中彻底的烟消云散了,他无比坚定的相信,他做的一切,哪怕不被世人所理解,但只要有林西陆选择相信他,这就足够他继续勇往直前了。
  
      *********
  
      “又喝粥……”沈绍青嘀咕了一句,还是飞快的将碗里的稀粥喝了个干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