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壹佰贰拾叁 再从头

壹佰贰拾叁 再从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大掌柜的!”平城唐楼的一个候选孩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脸红脖子粗的出现在陆望舒的房门口,“有人打上门了!”
  
      陆望舒心里“咯噔”一下,能让唐楼中人如此紧张的,平城之内,也只有她了。
  
      “西陆,你留下来照顾望舒,知夏,你随我去看看!”大掌柜的神色虽未见慌张,但紧绷的身体却透露出他的担忧,
  
      “她来了?”虽然知道答案,可还是忍不住要再确认一番。
  
      陆望舒没有回答,望着窗外阴沉沉的漫天乌云,重重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山雨欲来。”
  
      压抑的空气中,连拂面的清风都变成了一种奢侈,暗沉的云朵垂在天际,似乎伸手就能够到。这场雨,终究是在一个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了整个平城之后,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倾盆之势的雨帘模糊了天地的界限,水汽蔓延在空气中,连墙面都潮湿了起来,整个平城似乎都被困在了这场雨中,街上的叫卖声,孩童的嬉闹声,街坊之间的笑谈和争吵都听不见了,留在耳中的,只剩下“噼里啪啦”大雨坠落地面的声音。
  
      陆望舒在这场雨中反反复复的昏迷又清醒了几次,每一次醒来,他都觉得自己自己已经被拨皮拆骨了一番,可待下一次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上一次所承受的痛苦不过尔尔。
  
      “我很蠢,是不是?”在某一次清醒过后,陆望舒看着透着疲累的林西陆,自嘲道,“我以为我能驾驭这阴气,没想到离了唐楼的侍精怪镜,我竟然连基本的护体都做不好……要是冯掌柜知道了一定后悔把我推上九爷的位置。”
  
      “他不会后悔的,换做是其他人也不会的,”林西陆拧了块热毛巾替陆望舒擦去颈间的冷汗,“你比我们都要勇敢,你所背负的一切,无论是我还是知夏,在你那个年纪,都是无法承受的。你向来比我们坚强。所以,这一次,你一定能挺过来的。望舒,你要记住,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虚镜,知夏心中的这个虚镜是为你而设的,除了你,没有人能解开这重虚镜。你必须活着,好好的活着!”
  
      这场雨没有要停的趋势,依旧自顾自的下起来没完没了,大有一副要将这平城吞没的趋势。
  
      “西陆,你拿来吧,我想试试看解开那禁制。”陆望舒感觉自己没那么难受了,是时候该做些什么了。
  
      那古老而破旧的符咒就这样松松垮垮的贴在陶泥的外层,似乎一场稍大一点的风都能将其吹落远方,但陆望舒心中清楚,这看似再普通不过的一张纸却蕴含了上古之神的修为和执念,稍有不慎,自己丢了性命不说,还会连累西陆和平城所有的百姓。
  
      “以我姓名,以先祖血脉……”陆望舒努力的聚气凝神,口中念念有词,一道赤红色微光从陆望舒的指尖闪过,在符咒的纹路上来回流转。
  
      林西陆大气也不敢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任由陆望舒这么做是对是错。
  
      门窗紧闭的屋内多了一道暖风,虽然正值盛夏,但这股带着温热之气的风却让人感觉松了一口气,空气中本来讶异而紧张的气氛在瞬间消失无踪了,取代的是温暖和煦的,让人心安的感觉。
  
      “咔啦咔啦”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陆望舒浑然不觉,继续念念有词,只是双眉越拧越紧。
  
      林西陆眼睁睁的看着那陶泥渐渐变的通红,仿佛被烧得正旺的碳火烤过一般,这碎裂之声正是从这陶泥中发出的,可这陶泥的表面上却见不到半分裂痕。
  
      陆望舒感到一股腥甜涌上喉头,还来不及反应,“哇”的一声,呕出一口鲜血来。
  
      “望舒,停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林西陆吓了一跳,连忙叫停。
  
      陆望舒依旧双目紧闭,费力的说道:“西陆,我就要看到了,还差一点点,再给我些时间。”
  
      林西陆不知道陆望舒所说的看到究竟指的是什么,但他明白陆望舒的固执与坚持是不输给自己的,此时只能小心再小心的观察着陆望舒的状态。
  
      雨势慢慢的止住了,外面的声音也渐渐的传了进来,急促的脚步声,长椅拖过地面的声音,破碎的瓷片被扫进铁簸箕的声音。
  
      还有,轻轻的叩门声,“西陆,开门。”熟悉的薄荷音从外面传来。
  
      那陶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再发热,周身的红色也渐渐的褪去了,最后变成了普通的一块陶泥疙瘩,只是那禁制符咒上的纹路浅了许多。陆望舒像全身力气被抽光了一样,身子一软,栽进了柔软的被褥中,不省人事。
  
      “望舒怎么样了?”林知夏一进来就走到床边。
  
      “你怎么了,为什么换衣服?”林西陆盯着林知夏,一字一顿地问道,独幽的拜访定然不会客气。
  
      林知夏眼皮一跳,他知道瞒不过林西陆,但还是心虚的说道:“刚刚雨大,就回去换了件衣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西陆也不答话,转过身去帮陆望舒擦干净血迹,屋内一时之间,安静的让人有些不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