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壹佰零肆 为当梦是浮生事

壹佰零肆 为当梦是浮生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虚镜就好似一场梦,梦境中的一切皆是因日有所思而成。其中这“思”的就是现实中求而不得,古人所说的“梦寐以求”大抵就是如此而来的吧。现实与梦境本应泾渭分明,梦中的一切无论多么美妙,在做梦者睁开双眼的那一霎那就应该结束了。同样的,无论现实有多么的残忍无情,有缘的人,依旧可以在一场美梦中得到慰藉。
  
      说的虽然轻巧明白,可又有多少世人能在经历了顺风顺水心想事成的美梦之后,还愿意回归到残忍的现实呢?
  
      郁郁葱葱的枝丫在书楼的窗户边投下了一片阴影,耀眼明亮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荫,在陆望舒的身上投下斑驳的树影。
  
      “你怎么发现的?”陆望舒收回视线,看着正在翻书的林西陆。
  
      “我们入第一重虚镜的时候,才刚过完年,纵然在芙蓉城耽搁了些时日,也不至于醒来就已经到了盛夏。”林西陆合上书,闭上眼睛,轻揉了几下双目,“那你呢?”
  
      “四姐……”想到雁桑,陆望舒心中就一阵酸涩,“四姐的手。”
  
      “看来知夏这一次,给了我们一个很美的梦。”林西陆睁开双眸,长叹一口气,轻声低语道,“美到我有些不愿意醒来。”
  
      “西陆……”陆望舒又何尝不知道饕餮一战之后林西陆心中对雁桑的那份愧疚呢,可宽慰他的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林西陆使劲的摇了摇头,自嘲式的笑道:“走吧,去见见知夏。上一次有素易相助,不知道这一回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知了叫的热闹,太阳也晒的痛快,可真正走在烈日之下的时候,才发现,不但不怎么热,反倒有阵阵凉风不时地袭来,舒坦极了。
  
      林西陆敲了敲林知夏的房门,半天没人答应,这人都去了哪儿呢?难道是去出任务了?林西陆心中犯起了嘀咕。
  
      “去问问冯掌柜吧。”陆望舒趴在窗户玻璃上张望一番,屋内的摆着还是和原先一模一样,只是不知道这屋子的主人去了何方。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冯掌柜停下了手上正在拨弄的算盘,推了推鼻尖的老花镜,有些狐疑的问道。
  
      明明知道眼前的这位不是真正的冯掌柜,可林西陆心头还是一热,毕竟是多年生活在一起的人,哪怕是在梦中,还是生出一种让人安心的亲切感。
  
      见林西陆二人不吭声,冯掌柜索性站了起来,绕到他二人身前,仔仔细细的将他们打量了一番:“又逃课了是不是!你们真真儿的是要气死我!”
  
      林西陆一愣,自己已经二十一了,怎么还要上学?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见冯掌柜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把鸡毛掸子,直接往他们的屁股上招呼。
  
      林西陆下意识的就要去躲,想跃过前面的矮凳,可他刚抬脚就发现了不对。原本膝盖高低的凳子,他压根用不着提气,足尖轻轻一点地就能轻松跃过,可现在,他的腿上像是灌了铅块一样,跑不快,也跳不高,吃力的提起了半只脚,却发现另外一只没跟上,还拖在后面。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哐当”一声,矮凳被绊倒了,自己更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冯掌柜见状,也顾不上打他们了,鸡毛掸子一甩,赶忙上来扶他:“你说说你,跑都不会跑,竟然能把自己摔着了!怎么样?要不要紧?哎呦,别站着了,快坐下给我看看。”
  
      陆望舒看向林西陆,眼神中满是探究:这是怎么了?你是故意摔倒的么?
  
      林西陆苦笑一下,冲着他摇了摇头,唉,原来在这重虚镜中,自己不但没了修为,就连一般的拳脚功夫也没了!
  
      夏天的衣物本就穿的轻薄,林西陆这一下摔的又是毫无防备,硬生生的蹭掉了膝盖上的一大块皮,殷红的鲜血时不时的从伤口往外渗。
  
      “哎呀,你看看你,跑什么啊!”冯掌柜仔细的给他的伤口上着药,口中不住的絮叨着。
  
      “不跑就得挨打了。”陆望舒站在一旁,脸上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可怼人的功夫丝毫不受影响。
  
      “挨打都是轻的!”冯掌柜像想起什么似的,狠狠往林西陆的伤口上抹了一下碘酒,冷不丁的这一下,让林西陆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们两个,都十六七岁的人了,一天到晚不学点好的,就知道逃课,对得起老太爷给你们交的学费么!”
  
      老太爷?林西陆和陆望舒二人互看一眼,这个身份的人从未在真正的唐楼中出现过,怕是知夏执念所铸。
  
      见二人低头不语,似乎有些心事,冯掌柜也不好意思再骂下去了:“望舒,你扶西陆去换衣服吧,一会儿大伙儿就要从学堂下学了,换完就下来吧,今天是绍青的生日,广白特意订了那个法国人的餐厅,大伙一起去开开洋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