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壹佰零叁 一枕黄粱

壹佰零叁 一枕黄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仿佛呛入了一大口海水,陆望舒感觉自己口中咸到发苦,完全不能呼吸,胸口憋闷至极了。眼看快要窒息,大脑似乎都不能运转了,连意识都模糊了起来,忽然间,大量的新鲜空气涌了进来,陆望舒贪恋大口呼吸着,如同久旱逢甘霖的土地。
  
      意识清明之后,陆望舒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不是左相府,而是山城唐楼的床上!他一骨碌翻身起来,急忙起身推门。明晃晃的太阳直射到他的脸上,他下意识的抬手遮住眼帘。
  
      “哥哥!你起来啦!”陆江雪甜甜的笑容映入眼帘。
  
      “江雪!”一把将许久未见妹妹拥入怀中。
  
      “哥哥,你怎么了?”陆江雪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过分激动的陆望舒。
  
      陆望舒情绪稍稍平复,拉着江雪的手,问道:“哥哥睡了多久?其他人呢?”
  
      陆江雪不明白似的看着他,哥哥的问题她答不上来。
  
      陆望舒揉了揉她的脑袋:“江雪乖,自己去玩会儿,哥哥去找西陆哥哥有些事,一会儿就回来了。”
  
      穿过那条来回了数千次的回廊,走下那这些年走了无数遍的楼梯,每一个熟悉的转弯,每一棵熟悉的草木,让他觉得格外舒服和安心,第一重虚镜碎了,自己居然回到了唐楼,不知道西陆怎么样了,是像自己一样回来了么?知夏呢,还有五重虚镜要破,他的元魂不知道现在如何了?数不清的疑问让他加快了脚步,向着林西陆的房间走去。
  
      “望舒,你这急匆匆的去哪儿啊?”是雁桑!穿着七分袖的水红色短衫,手中正轻摇着一把碧海青天的团扇。
  
      “四姐……”陆望舒的眼眶瞬间红了,眼泪一下子蓄满了眼眶,虽然拼命的强忍着,可还是落了下来。
  
      “哎呀,怎么好端端的哭了!”雁桑一下子慌了神,连忙掏出帕子,轻轻的给陆望舒拭着泪,“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还是受了什么委屈?跟四姐说,四姐准帮你解决了!”
  
      “四姐,我没事,一时被风沙眯了眼睛。”陆望舒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来平复自己的情绪。
  
      “你可不能骗四姐啊,”雁桑有些狐疑的看着他,“若是有事,千万别瞒着掖着,知道么?”
  
      “一定!”陆望舒擦干眼泪,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找西陆,四姐有没有见到他?”
  
      “他啊,这个点,应该在书楼吧。”雁桑收回帕子,继续不急不缓的摇着团扇,“你若看到他,记得叫他一声,晚上冯掌柜说不做饭了,我们一起出去吃,六点准时在前厅碰头啊。”
  
      “好呢。”目送这雁桑远去的背影,陆望舒的鼻子又有些发酸。
  
      书楼还是原来的样子,墙面上爬满了碧绿的爬山虎,沿着屋檐搭出来的竹棚子上正挂满了紫藤花,一阵清风拂过,满架的紫藤花就摇摆了起来,像一阵阵紫色的海浪,煞是好看。
  
      “你醒了?”林西陆坐在书楼的一角,陆望舒刚推开门,就与他对视上了。
  
      “我睡了多久?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一醒来就在这书楼了,找了你一趟,江雪说你睡着呢。大约是半个小时以前吧。”林西陆仔细的回忆着。
  
      “那第一重虚镜还是被你破了。”陆望舒坐在林西陆身边,结果他递来的热茶。眼下正是三伏天,可喝口热茶却是比和冰饮更来得痛快。
  
      *********
  
      原来那日在第一重虚镜中,林西陆带着林知夏进了皇宫,要去觐见太后,为的就是完成林知夏心中的执念,他的一个“情”字。
  
      当时林西陆放出狠话,一定要带着林知夏一起面见太后,其实是早就知会过国主姜哲的了。所以当更多的侍卫要把林西陆等人当做刺客拿下时,姜哲及时出现了。他带着林西陆二人顺利的来到了太后的寝殿。太后虽然震怒,可明面上她不不愿意与这个并非亲生的国主儿子撕破脸,只能咬着牙带着笑接待了他们二人。
  
      “林道长若是现在来为左相求情,怕是晚了些。”太后在重重珠帘之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左相无愧于天地,何须在下为他求情,苍生万物自然不会薄待他。”林西陆自始至终没有放开过牵着林知夏的手。
  
      “你这话什么意思?”太后的声音有些发紧,“莫不是林道长又使了什么神通,要劫囚?”
  
      “母后!”姜哲拍案而起,“林道长是朝廷重臣,又岂会知法犯法!”这妖妇真是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哀家说笑罢了,哲儿又何必如此紧张呢。”太后的声音恢复了冰冷与阴沉,将矛头对准了林知夏,“这位让林道长如此重视的可人儿是谁?林道长不打算引荐一下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