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玖拾玖 人圆花好

玖拾玖 人圆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牵肠挂肚,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近到能感受他的体温,他的心跳,他随着气氛逐渐升温而不停舔着的嘴唇。他的眉眼的风情,他身体的气味,甚至是他的偶尔从口中泄露出来的呻吟,林西陆都不愿意与旁人分享,一丝一毫都不行。
  
      紊乱又急切的气息在二人之间游荡,没有人说话,却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切切的思念。林西陆的吻细细密密的点在林知夏的额头,脸颊,耳畔,引得他一阵娇喘,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鸟一般,急促的呼吸着,胸脯不住的上下起伏着,林西陆的吻变得小心而珍重,像是生怕惊着了怀中之人。
  
      林知夏只觉得脑中瞬间一片空白,什么家国,什么权利,什么百姓统统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只有眼前的人是真的,他深情炽热的眼神,他微微带着桂花酿香气的呼吸,还有他那滚烫又温柔的吻,没有比这些更加真实的了。这么多年在他身后殷切的等候,这么多年不为人知的默默付出,这么多年想要放弃却始终不舍得的心情,在这一瞬间,又算得上什么呢?
  
      巨大的喜悦如同被狂风卷起的海浪,迅速的将林知夏笼罩其中。周遭的一切都在刹那间消失了,这个世界无日也无月,失去了所有的光芒和感知,身体上的每一寸皮肤只剩下极乐的欢愉。每一处小小的欢愉看上去并不起眼,但聚集到一起时,庞大的能量似乎是超过了他能够忍受的范围,低声的喟叹从他咬紧的牙缝间不经意的飘出。
  
      “西陆……”林知夏眼中含着闪闪的水泽,无辜之极,也诱人之极。这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唇就又被紧紧的含住了,后面几个字更是直接咽进了肚中。
  
      春寒料峭,林西陆起手掷出一道黄符,那黄符迎风而起,飘至半空,化作数十根五六丈宽的绢帛,绢帛有生命似的朝着二人所在之处拢去,不停的旋转扭动,最终变成一只巨大的绢茧将二人包裹其中,透不进风,却映进了月色。一层又一层的冬衣跌落在绢茧之中,二人的长腿在月光下交缠在一起,生出一片旖旎的风光。
  
      “让我来。”林知夏的薄荷音中带了些魅惑,修长有力的手指宛如一根羽毛,轻轻地扫过林西陆的胸膛,让他抑制不住的变得更加昂扬。
  
      “知夏……”林西陆拼命忍耐着,一对清冷的桃花眼中燃起了熊熊火焰,“你快些……”
  
      林知夏哪里舍得他再受半分苦处,低下头,将那烫人的温度拢在口中,轻微的跳跃,让他羞红了脸。
  
      “呃……”林西陆低头看着他,只见到一头柔顺的黑发与自己满头的银丝交缠在一起,似乎打了千千万万个结,再也解不开了。
  
      皎洁的明月升至天际的最高点,默默地注视着芙蓉城的一切,有情人在欢愉之中一次又一次的交换着彼此最私密的部分,最终盛放在细碎的亲吻之中。而在这芙蓉城内最奢华辉煌的皇城内,黑暗与阴谋却在那万众瞩目的地方不停的滋生着……
  
      大牢内,豆大的灯火随风摇曳着,冷风随着狱卒不住的进进出出,终是将那油灯熄灭了。没了灯火,本来朦胧的月色似乎都皎洁起来了,只听得几句粗鄙的骂娘声,想来是隔壁牢房的犯人梦见了什么,陆望舒顺着月色,望向窗外,神色凝重:“西陆,我们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
  
      鸟儿的精神头永远都是那么旺盛,天才蒙蒙亮,就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了。林知夏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林西陆的一张睡颜映入眼帘,银发胜雪,下半身披了件袍子,精壮的上半身却是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绵长而均匀的呼吸让他的胸膛微微的起伏着,樱色的唇正半张着,林知夏忍不住伸出手指抚了上去,柔软而富有弹性,一想到这张好看的嘴昨晚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林知夏只觉得脸颊似火烧一般,可眼睛却仍旧舍不得从他脸上移开半分。
  
      “看了这么些年,还没看够么?”林西陆闭着双眼,嗓音中带了三分笑意。
  
      被抓个现行,林知夏的脸更红了,急匆匆的抓起衣服,就要往外跑去,奈何那绢茧竟像是一体的,严丝合缝,完全无可供人进出的地方。
  
      “外面凉,先把衣服穿好。”林西陆一把将林知夏拉了回来。
  
      林知夏本就只披了件亵衣,还未来得及系上带子,被林西陆这样一扯,一个没站稳,被拉到了他的怀里,衣服也顺势松了。
  
      “今天的你,似乎特别的容易脸红。”林西陆仔细的替他系好衣服上的带子,又拿过一件外套,替他穿上,小心翼翼的捧起他的脸庞,轻声说道:“知夏,对不起,我让你等了太久……”
  
      “西陆……”林知夏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疾速碎裂了,他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感觉自己收了极大的委屈,大颗的泪珠断了线似的不停地掉落。为什么会委屈呢,等着他的时候不觉得委屈,被他抹除身份的时候不觉得委屈,甚至在被送进武伶馆的时候,都没有像今日一般委屈过。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在委屈什么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