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玖拾贰 山雨欲来

玖拾贰 山雨欲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许是大夫的药起了作用,林知夏狠狠的发了几身汗,身子下的褥子都湿了,倒也没原先那么冷了。就是口渴的厉害,恨不得抱着个凉水缸狠狠的灌上几口才痛快。想着要起来去喝水,可不光是手脚身子,就连眼皮都沉的很,根本不听脑子的使唤,无论怎么努力,还是死气沉沉的一动也不动。
  
      正想着要不要试着高声呼叫一下,兴许有人路过可以帮他一帮,嘴还没张开,就感到一阵温热靠近,似乎是有谁将他的上半身抬了起来,一个冰凉的物件靠近了他的唇边,接着有些发烫,是热水!虽不是想象中的凉水,但好歹能解渴,也就顾不上那么许多了,林知夏闭着双眼,“顿顿顿顿”狠狠的灌了几大口水,脑子却里尚未来得及细想自己这是半倚在谁身上,又是谁端着杯子给他喂水。
  
      喝够了水,整个人又昏沉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林西陆轻手轻脚的为他盖好被子,就着蜡烛橘色的微光,细细的看着林知夏。一模一样的眼,一模一样的唇,连睡觉的样子都是一模一样的,柔顺中带着几分娇憨。
  
      “知夏,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望舒已经被太后下狱,若是不能在他被处斩前离开这虚镜,望舒在山城的身体就会出现谁都无法预料的异变……”林西陆的眼眸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又黑又亮,像投映在古井中的星辰一般。
  
      “知夏,我心里其实特别的虚,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处理呢?你以前点子那么多,次次都能帮我们化险为夷,这一次……”林西陆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哽咽,“这一次,若是你能帮一帮我该多好……”
  
      屋内一片寂静,偶尔传来蜡烛燃烧的“噼啪”声,没有任何人能替这个无助的年轻人解决心中的困惑。长长的沉默之后,林西陆抬起了埋在双肩中的头,轻声说道:“知夏,若是你不愿出去,我就在这里陪你就是了。这虚假的世界中,多了一个真实的我,你应该会高兴吧。只是……只是望舒,江雪还在唐楼等着他,我决计不能让他出半分差错。”
  
      门轻轻的被带上了,林西陆的脚步声随着走远渐渐变轻了。一片寂静黑暗的厢房内,轻微的“吱呀”声显得格外明显,床上的人似乎是坐了起来。林知夏的面容在牙白色的月光下更显得晶莹剔透,只见他紧紧地闭着双眼,贝齿死死地咬着下嘴唇,似乎是在压抑着心中的情绪。
  
      半晌,他睁开了双眸,眼中光芒竟比月光更盛,嘴角也高高的扬了起来,似乎是有抑制不住的喜悦要奔涌而出,但这喜悦片刻间就被他高高隆起的眉心冲淡了。
  
      西陆不能出事!绝对不能!林知夏的心意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
  
      “这大牢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陆望舒在铁门之后的草堆上端坐着,脸上没有丝毫的不适,还是那副云淡风轻随遇而安的样子。
  
      “你倒是自在的很,丢我一个人在外面。”林西陆递给狱卒一小壶酒。
  
      那狱卒接过酒壶,立刻打开了牢门,毕恭毕敬的递给了陆望舒,朝着陆望舒稍稍一点头,默默的离开了牢房。虽然是太后亲自下令将左相关押在此处的,但林西陆的身份和权势摆在那,这朝中的风向还未定下来,指不定明日这阶下之囚就会换成谁,因此,这大牢中的狱卒们都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好手。此时与林西陆方便,说不定日后能在关键时刻救自己一命。
  
      林西陆见狱卒敞着牢门走了出去,一弯腰,猫进了陆望舒的牢房。房内潮湿阴暗,高墙之上只有一扇一尺见方的小窗,墙上除了有霉斑和青苔还有深浅不一的斑斑血迹,想来这里原先是关了不少重犯的。
  
      “嗯,是好酒。”陆望舒拔开瓶塞,闻了一下。
  
      “从姜哲的酒窖里搬出来的,自然是好的。”林西陆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壶,猛灌了一口。
  
      “这么喝法,醉了我可没法子抬你出去。”陆望舒也学着林西陆的样子,大大的灌了一口酒,这酒闻着醇香,喝到口中却是极其辛辣和刺激的,“痛快!”
  
      二人相视一笑,酒壶发出清脆的碰撞之声,你来我往一阵,不消片刻,这壶中的酒就喝了个精光。
  
      “不用顾及我,放手去做。”相交多年,陆望舒太了解林西陆了,处处为人着想,哪怕连自己都顾不周全,可还会总是想着保他人周全。
  
      “若我害你没命,你可会怪我?”林西陆问道,可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疑惑。
  
      “唐楼不会亏待江雪。”提及妹妹,陆望舒眼神一软,“士为知己者死。我比你们多活了几年,却只有你们这几个朋友。再者这左相本就是看淡生死之人,现在我变作了他,难道还及不上知夏执念中的一个虚壳么?”
  
      “好,既然如此,那便闹个痛快吧!”林西陆朗声大笑。
  
      那狱卒守在外面,很是纳闷:传闻左相没几日就要问斩了,这林道长还笑的如此畅快,莫不是他们有仇?不对啊,看他俩的神态比起仇人倒更像是朋友。莫不是朝中有什么变动,太后要失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