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玖拾 复旋旧径

玖拾 复旋旧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若再多说,反倒显出自己的格外在意。于是林知夏淡淡一笑,不再分辨。林西陆见林知夏不吭声,权当他是默认了,怅然若失的走了出去。
  
      *********
  
      “人家的礼都送上门了,你总得有所回应吧。还有那钥匙,我的耐心已经是极限了,师兄,若是必要,死一些人我也是不在乎的。”
  
      林西陆沿着高耸入云的宫墙朝宫外走去,脑海里还回荡着方才姜哲与他的对话。这国主虽与自己有几年同门之谊,但这宫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怕是早就将山中的那份情谊消磨殆尽了。否则,姜哲也不会在登基后立刻命人将原本在山中的清平观迁到皇城中,嘴上说的虽然是想要让清平观享受百姓的香火,顺便增进师兄弟之间的感情,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实际上是为了将清平观放在显眼的位置,一方面可以分散太后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也方便自己控制。
  
      这少年国主的野心日涨夜大,早已不满足于太后的分庭抗礼了,他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将这芙蓉城的掌控权握在自己的手心,不再受任何人,任何势力的牵制。而林西陆和清平观似乎是他想要用来解决太后最平和的方式。然而,林西陆对这钥匙的认知也仅限于当日素易提供的那些线索,怕是得与陆望舒好好参详一番了。
  
      *********
  
      “一位琴倌,一位优伶,一位无双公子。”陆望舒拿了只毛笔,在纸上写下线索。想来这左相的书法很是不错,一手小楷写的端正有力,还隐隐的透出几分风骨。
  
      “这无双公子指的就是上等风月客?”林西陆手指微曲,轻轻点着无双公子四个字问道。
  
      陆望舒点了点头,继续往下写:一位故去,一位在宫内,一位从未离开。
  
      “这从未离开指的是什么?”林西陆蹩起了眉头,心中疑惑重重。
  
      陆望舒稍一沉思,道:“故去的那位,应该是已经从这虚镜中消失了。剩下的两位,素易说的是‘在宫内’而不是‘仍在宫内’,这是不是说明此人是先皇西去之后才进的宫?”
  
      林西陆若有所悟道:“极有可能,那么这位‘从未离开’的,也就是说还在本来位置上,没有动过?既然是武伶馆的伶人,那么此人应该还在武伶馆之中!”
  
      陆望舒稍加整理,又提笔写道:武伶馆,皇宫。
  
      “只是现在不知道这在武伶馆和皇宫内的究竟是当年的几等伶人……”一个重重的问号随着笔尖落下,添在了雪白的宣纸之上。
  
      “还记得我初到此处,第一个向我提及钥匙的人,她或许知道些什么。”想起那晚所见,林西陆还是有些尴尬。
  
      “岑桓?”陆望舒放下毛笔,“芙蓉城内第一才女?”
  
      林西陆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林道长与岑桓过去曾有一段缘啊,只希望这缘不要是孽缘就好。”
  
      *********
  
      “不好意思,让林道长久候了,岑先生刚刚下课,正在学堂后院,请随我来。”一个丫鬟领着林西陆穿堂过院,表面看上去平静无甚,其实心中早就犯起了嘀咕:这一直如同佛龛上金漆泥身菩萨样的林道长,怎么就忽然跑到这儿了!难不成真的是因为那一夜风流对岑先生动了心?不能吧……前几日还听说林道长好几晚都与左相夜宿一屋呢……咳咳……莫不是这林道长的取向时男时女?
  
      这丫鬟脑子里还没绕明白,二人就来到了一座小院前,丫鬟福了一福,道:“道长稍等,我去通报下。”
  
      趁着丫鬟进去的空档,林西陆仔细打量起这座小院,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多了清平观和左相府,这小院看上去真的是小,特别小,前后不过一进的屋子,周围种了一圈花草,小小的篱笆正对着院中屋子的大门,看上去朴素的很,倒是与岑桓那夜的行为很不一样……
  
      正这样想着,丫鬟推门出来了,比了个“请”的手势,待林西陆进去后,轻轻的把门带上了。屋内的摆设倒是与屋外一脉相承,也是简单清爽,并无过多装饰,甚至连大多数姑娘喜欢的花啊草啊的,都没有一盆。
  
      “林道长。”岑桓从内堂迎了出来,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岑先生。”林西陆发现这岑桓与那晚的岑桓真的不一样。那夜虽然光线昏暗看不真切岑桓的样貌,但岑桓的一举一动绝对可以用奔放热情形容。此刻的岑桓,散发着宁静平和的气息,低眉顺目,一副无世无争的样子。
  
      “林道长请上座。”岑桓在茶案边坐下,并未多言语,拿出茶具,一套沏茶的动作行云流水,不消片刻,一杯泛着金黄色光泽的茶汤就奉到了林西陆面前。
  
      林西陆虽然不懂茶,但这茶的光泽和香气一眼看上去就非凡品,轻轻抿上一口,果然齿颊留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