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捌拾贰 一曲牡丹亭

捌拾贰 一曲牡丹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绕过屏风,林西陆与陆望舒发现小厅内空无一人,二人对望一眼,还是踏了进去。厅中安静的很,既无丝竹声,也无歌阙音,只听得潺潺的流水之声,让人的心境不由得平和了下来。
  
      厅中放了两张小案,小案上整齐的堆放着翠绿的马奶葡萄,鹅黄的白沙枇杷,还有那娇艳欲滴的金红樱桃,另有几碟看上去别致精巧的糕点。
  
      陆望舒不由的咋舌,这数九寒天能吃上时令的新鲜瓜果已属不易,可这案几上放的几样水果,明明都是春夏时分才有的,而且属地几乎横跨了中国,单看这几样果点,武伶馆就可谓是奢靡之极了。正这么想着,却听得林西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不解的望着林西陆。
  
      林西陆边笑边摇着头:“真不愧是知夏的执念,这些吃的,都是他平日里爱的。”
  
      陆望舒细细一看,还真是,包括那几碟糕点里还有茯苓糕和蛋奶酥,都是平日里知夏常买来吃的。
  
      二人各选了一张小案坐下,就在坐下的那一瞬间,一阵清风从门口的屏风后徐徐而入,这清风中带着几分凉意,让坐在厅中的人精神为之一振。
  
      “久等了。”一道清越的薄荷音伴着清风从屏风后传出。
  
      知夏!林西陆听到这把声音,心中一动,这分明就是知夏的声音!
  
      伴着清脆的铃铛声,几个抱着木琴的黄衣长衫男子鱼贯而入,排成一字站定。这些男子个子都是一般高低的,连身形都是一样的纤瘦,最重要的是,他们脸上,都覆了半张一模一样的银色面具,唇上或许是点了胭脂,各个粉粉嫩嫩,惹人垂涎。
  
      这些琴师在寒冬里赤着足,双脚倒也并不通红,反倒是白皙可人。少年们训练有素的在厅中跪低,起手,行云流水般的琴声倾泻而出。这些人,就是武伶馆中最下等的伶人,琴倌。
  
      林西陆心中有些焦急,这些男子穿的一样,身材也差不多,还带了面具,刚刚那一句话,究竟是从谁的口中说出的呢,知夏究竟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呢?
  
      如玉珠坠玉盘的动人琴声不绝于耳,可厅中二人根本无心听琴。四道目光,来来回回的在这几个男子身上打量着。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句戏词伴着琴声出现,倒也不让人觉得突兀,真真儿的是恰如其分。
  
      林西陆环顾四周,并不能判断这唱曲之人的藏身之处。一阵花香从这些琴倌的身后飘来,一个青衣公子摇着羽扇缓缓出现。
  
      这公子颜色倒是平常,但一股子书卷气却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他一边摇扇,一边合着琴声吟唱着。这曲在林西陆听来是旧曲,可这词,却是新词。
  
      游园春色,芍药阑边。
  
      闺塾虚度,韶光付流年。
  
      一梦良人,情思缠绵。
  
      郁郁欢欢,魂相牵。
  
      明明是诉情思,寄愁苦,却被这青衣小哥唱出几分活泼的调子来。一个音色略微厚重的男声接着青衣小哥的调子继续唱着。
  
      万卷诗书,夜半难眠。
  
      秋去春归,蹉跎已经年。
  
      一梦天人,如玉红颜。
  
      暮暮朝朝,心相念。
  
      该男子一身白衣,可这白衣看上就名贵的紧,上面用银线密密的滚了边,再用成年男子小指那么大的的珍珠在衣角上绣了几个花样子,看上去像是某种花草。
  
      见白衣男子出现,青衣小哥唇边扬起一抹笑容,拿羽扇轻点白衣男子的肩头,朱唇轻启,唱到:“思切切惊梦成伤。”
  
      白衣男子宠溺的揉了揉青衣小哥的头,附和着唱到:“谁道是一枕黄梁。”
  
      林西陆见他二人如此亲昵,这亲昵又绝不是兄弟亲友间的亲密,不由得想起进入虚镜那晚,在知夏房中,那邪识对他做的事情……此时,空气中似乎又出现了知夏的气息,林西陆使劲摇摇脑袋,不停的在心中告诫自己:“那是邪识,不是知夏!不是知夏!”可为什么,他不自觉的用手指来回的抚摸着唇瓣,那个吻是如此的深切而热烈,似乎让他现在都能感受到滞留的温度。
  
      红袖添香,良辰美景千般。
  
      还魂记,前缘再续何难。
  
      唱到此处,那青衣小哥执起了白衣男子的手,请放在自己胸前,青涩稚嫩的面庞上满是娇羞,低着头,轻声唱到:“丹青寄情梅花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