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捌拾 多负了佳人意

捌拾 多负了佳人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大家都只来到这虚镜内才一日,可陆望舒获得的消息比林西陆知道的要完整许多。
  
      此地虽叫芙蓉城,其实是一个国家,这国家四面临海,属于一个岛国。皇家姓姜,现任国主叫做姜哲,今年十七岁,从小被太后扶持继位,是个不折不扣的傀儡国主,但这傀儡如今长大了,想要夺回实权,其中关键的一环就是这武伶馆。
  
      “又是武伶馆……”林西陆忍不住说道,“自从来了这虚镜,似乎处处与武伶馆脱不了干系。”
  
      “这重虚镜是知夏心中执念所成,想必武伶馆中就藏着他执念的源头……”陆望舒说道,“这武伶馆本来只是个供皇家消遣的地方,可姜哲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国主,也不知中了什么邪,竟然在弥留之际将芙蓉城的钥匙交给了馆主。这馆主在国主死后,仗着有芙蓉城的钥匙,肆意扩建武伶馆,甚至还从海外招募来路不明的伶人,献给朝中权臣。太后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明里暗里处处帮着武伶馆,还不停地安排自己的人成为伶人,顺理成章的将自己的势力安插在朝臣府中,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以,这武伶馆就是太后的眼,就是太后的耳,更是太后伸向芙蓉城的爪牙。”
  
      “这快要成年的国主,怕是很着急要废了她的眼,毁了她的耳,拔出她的爪牙吧……”林西陆幽幽的说道,“今日我见到的国主,冲动而多疑,这么矛盾的性格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只能说明……”
  
      陆望舒望着林西陆淡淡一笑,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扮猪吃老虎。”
  
      “的确,”林西陆收了笑意,“口口声声叫我师兄,看上去对我推心置腹,但也只是想借我在此处的法力助他成事罢了……”
  
      “古来帝王无真情,当真是所言非虚啊……”陆望舒唏嘘道,“不过,还有一件事,就是你的法术。”
  
      “怎么?”林西陆不解。
  
      “刚来到此处的时候,我就想用纸灵寻找你的下落,却发现我的法术在这里半分都使不出来。”陆望舒无奈的苦笑道。
  
      “什么!”林西陆有些吃惊。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几分,这虚镜虽然是林知夏的心境,但其中包含人物的所作所为定是符合人物身份的,自己是道士,会法术不足为奇,而陆望舒身为左相,会的应该是些弄权之术。
  
      陆望舒也想明白了此中的缘由,对着林西陆一抱拳,学着古人讲话的腔调:“在此处还得多多仰仗林兄了。”
  
      “那我现在就用纸灵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知夏,好早日离开这虚镜。”林西陆抬手起符做法,一道黄符出现又消失了,二人只能在饮宴厅中等着消息。
  
      *********
  
      “林西陆今夜去了左相府饮宴,已经两个时辰了,还未出来。”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朝着厅中坐在上首之人汇报着。
  
      “那臭道士仗着会些不入流的乡野之术,就妄图帮那小子夺权,当真是蚍蜉撼树!”说话的人狠狠的朝着手旁的案几上拍去,一阵环佩叮当作响之声。
  
      “切莫动气,伤了身子,让武伶馆动作快些就是了。”一把低沉的嗓音从更深处的黑暗中传来。
  
      “听到了没有,让那帮伶人动作快些!芙蓉城的钥匙,限他们七日之内献上来,否则……”阴狠的女声威胁着黑衣人。
  
      “是!”那黑衣人的心中有些畏惧,却不敢表现出来,恭敬的倒退着出了门,几个轻纵,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
  
      “找不到……”林知夏看着面前那道燃尽了的黄符,眉头紧皱。
  
      陆望舒一声不吭,盯着那堆纸灰,也陷入了思索之中。
  
      “难道因为这里是他的心境,所以我们的法术对他来说没用么?”陆望舒提出了疑惑。
  
      “有这种可能性,我再试试。”林西陆又连起了两张黄符,这次派出去是找岑桓和芙蓉城钥匙的。
  
      “望舒,你说这芙蓉城的钥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太后想要,国主也想要?”看着消失的黄符,林西陆打了个哈欠,问道。
  
      “这问题我问过养在相府的家臣,他们言语之间很是含糊,在我听来这钥匙是大家都听过,却从未有人真正见过的东西,而这东西所代表或者所含有的能力,应该是可以左右朝中的风向。”陆望舒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