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柒拾玖 相府夜饮

柒拾玖 相府夜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就越想越觉得是,林西陆恨不得立刻见到左相一探究竟,可又不能在国主面前表露的太过明显,于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不知左相对此事有何反应?”
  
      “哦,他啊,还是跟往常一样。”国主似乎有些不忿的撇了撇嘴,“那副阳春白雪,云淡风轻的淡定样子,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是了!是了!林西陆心中大喜,国主口中这副性子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陆望舒了!
  
      “师兄,你今日再教我一次起符吧。”说完了武伶馆的事,这少年国主最感兴趣的就是林西陆的法术了。
  
      原来自己在这虚镜中也是有法术的!林西陆心中大喜,默念法诀,抬手起符,动作行云流水般的一气呵成。
  
      “哇!”国主情不自禁的边拍手边赞叹道,“真不愧是师兄啊!要是师父在世,也未必及得上你了!”
  
      哦?原来他们的师父是过世了。林西陆心道。
  
      国主学着林西陆的样子,口中念念有词,双指并拢,反手一翻,指尖却只冒出淡淡的青烟,见不到半分黄符的影子。他颓然坐倒在地:“师父真是偏心!教你法术,却让我学这劳什子的治水之道!”
  
      治水?林西陆心中生疑,略一思索,这师父,真是高人啊!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这治水之道,正是不折不扣的治国之道!
  
      “你是一国之君,师父教你治水之道正是你的天命。”林西陆扶起国主,一板一眼的说道。
  
      “天命?”国主狭长的凤眼打量着林西陆,“若不是看过你腿上的伤疤,我又要对师兄你起疑了。师兄,你平日里最憎的就是这天命,就是这定数,怎么现在却与我说起天命了?”
  
      林西陆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真是说多错多!假装轻咳了几声,道:“这人,心境多少会随着境遇改变的。过去的我说出当时的想法,并不代表现在的我也还有当时的想法,变化才是天地运行的唯一准则,这变化即是唯一的不变。”
  
      国主听了这番云山雾罩,似是而非的话,细细琢磨了一番,暗暗赞叹:师兄心境上的悟性修为,真不是自己能追得上的,这句“变化即是唯一的不变”正是蕴含了万物在天地之间运行的道理啊!思及此处,国主对林西陆的崇拜又上升了一层。
  
      “好了,你慢慢练,武伶馆的事,我再去查查。”林西陆怕再聊下去有露什么破绽,赶紧找了个台阶,准备离开皇宫再做打算。
  
      随着身后大殿的门缓缓闭上,林西陆悬了半天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当务之急,是要同望舒汇合,再想法子找到知夏!林西陆打定了主意,顺着来时的路朝着宫外走去。
  
      走了没几步,带他进来的内侍官不知从哪个角落蹿了出来,道:“道长这么快就出来了,请随奴才来,蓝大人仍在原处等您。”
  
      走了一阵,果真见蓝韫还在原处等着他,看那架势,竟是一动也未动过的站在那里等了他这么久。林西陆自言自语道:“这蓝韫,看上去还真是忠心。”
  
      内侍官见林西陆开了口,以为是同自己说话,忙接过话茬:“可不是么?这芙蓉城内,要论忠心,蓝大人对大人那可是有目共睹的,当年储君……”林西陆正竖起耳朵听着,怎料那内侍官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了。
  
      “奴才该死!”内侍官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当年的事,奴才不该再提。”
  
      林西陆见他面色惊慌,想来这桩事是见不得光的,听他话里的意思,这桩事牵扯到了自己,蓝韫还有那大殿内喜怒无常,对自己看似信任实际却处处怀疑的国主。
  
      “道长。”蓝韫接过林西陆手中变得有些温的暖炉,从自己的袖笼里拿了个热腾腾的,递给林西陆。
  
      “蓝韫,这岑桓……”林西陆坐在温暖的马车里,故意话说一半,既然这蓝韫是自己贴身的人,这岑桓和武伶馆的事,他必然是知晓一二的。
  
      “已经安排下去了,今夜就动手。”蓝韫递给林西陆一杯姜茶。
  
      动手?林西陆眉头一跳,这是要动手杀了岑桓?
  
      “嗯……这岑桓还是留她一留,我另有用处。”林西陆佯装镇静,怕被蓝韫看出什么端倪。
  
      “道长可是担心她手上的钥匙?”蓝韫顺从的低着头,不敢直视林西陆的眼睛,咬了咬嘴唇,道,“其实……道长大可以让奴婢直接去偷的……”
  
      林西陆一口姜茶还未吞下,听得蓝韫这番话,呛了一下,猛烈的咳嗽起来,什么!奴婢!这蓝韫……蓝韫居然是个女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