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陆拾壹 不敢问来人

陆拾壹 不敢问来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左贵嫔咬了咬嘴唇,眼中哀切更盛,语中还带了几分哭腔:“六爷竟是如此狠心之人……”
  
      林西陆平生最见不得女孩儿哭,只要她们一哭,他就有些手足无措。于是,语气不由得放软了几分:“左贵嫔,你既然已经被封为花神,这人间的七情,还是不要沾染的好。”
  
      “你既然明白我的心思,又为何对我如此冷漠。”左贵嫔听得林西路的语气中似乎有松动,大着胆子握住了林西陆的手。
  
      左贵嫔刚刚将他的手握在掌心,林西陆就如同被火燎到一般,迅速的抽出手来,脸上憎恶的神色藏都藏不住:“九花神,你要明白,虽然你对我有意,但我对你是无心,这是其一。此外,你历经凡尘苦,受尽天地人三劫方得大道,由仙进神,这其中的吃过的苦,你比我更清楚。而我只不过是一个阳寿过不了耄耋的凡人,生老病死都是免不掉的,你当真愿意为了这样一个日渐变老变丑变得越来越不中用的我,放弃神籍?重回六道,千年万年的继续受那轮回之苦吗?”
  
      左贵嫔的手僵在原地,这一番话她心里不是没想过,只是每每一想到都忍不住回避,且抱着个侥幸的心里,说不定林西陆也是中意自己的,说不定上面是不会发现的。此时此地却被林西陆全数捅破,仿佛从血管里生出一股子冷意,让她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林西陆见她如此反应,知道她也不是愚人,便也不像刚才那般疾言厉色了:“左贵嫔,你对我的心思我很是感激,能得到花神的青眼大概是我这辈子最荣耀的事了。但,你并不了解我,不是么?”
  
      左贵嫔有些不服气的小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吃辣,最爱小面,爱穿蓝衫,有些怕虫。”
  
      林西陆失笑,一双桃花眼中的水波闪闪发亮:“还有呢?”
  
      左贵嫔想了半天,张了张口,终是摇了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对林西陆的了解,仅限于此了。
  
      “你看,没有了不是。”林西陆坐在了半人高的花坛边缘,又脱下外套仔细铺好,示意左贵嫔坐下,“你对我的了解,都是最表面的东西,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伤心,什么时候高兴,也不知道我做人做事的底线和原则到底是什么。你现在喜欢的我,只是你心中认为的那个我,若是真的与我相处下来,发现我根本及不上你想象中的一半,而你又为了这样一个我放弃了现在的一切,到时候,你的伤心委屈要怎么办呢?”
  
      左贵嫔听着林西陆的话,一直垂着头,许久之后,就在太阳缓缓西沉之际,她抬起了头,笑了,这笑容中带着清朗和释然:“也许是我从未被人真正的爱过,哪怕是武帝,也只是钦慕我的才华而已,对于我,他只有尊敬,从无半分爱意,几千年了,我真的想痛痛快快的爱一场。六爷,你是这千年以来,第一个令我动心的男子,我很高兴自己喜欢上的是你。不过你说的对,我并不了解真正的你,也不敢赌这一把,我怕输。”
  
      夕阳的光线暧昧且柔和,穿着一身金黄色旗袍的左贵嫔就沐浴在这光线之中,渐渐的生出几分神祇的庄严。
  
      “林西陆,你真的很好,可惜你我之间少了这道红线,本想强求一下,但终究是天意难违啊……”左贵嫔痴痴的看着林西陆,眼神中满是爱恋和不舍,“多谢你的好言相劝,作为报答,”左贵嫔迟疑了一下,下定决心般的说,“你这姻缘,任谁看都是一段孽缘,你要当心,否则赔了性命都是轻的。”
  
      林西陆心头一跳,面上却仍旧不动声色,一抱拳:“虽说大恩不言谢,可为我泄露了天机,这份恩情,林西陆铭记于心,日后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左贵嫔但说无妨。”
  
      “希望没有这样一日,于你于我,都是好事。”左贵嫔盈盈的笑着,身上的金光愈盛,竟同夕阳的余晖融在了一起,分不清哪片光是来自左贵嫔,哪片光是来自太阳了。
  
      林西陆朝着这一片灿烂深深一拜,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左贵嫔已经消失不见了。
  
      *********
  
      “听说了么?新来的司令这几日要到任了。”几个婶子坐在唐楼对街的那条巷口,边嗑瓜子边闲聊着。
  
      “是呀,我还听我堂客的兄弟说,这司令可是特别的年轻呢。”一个吧嗒着旱烟袋的大爷也过来凑热闹。
  
      林西陆和陆望舒正巧带着陆江雪出来闲逛,听得这一番议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想到:新司令上任,这唐楼怕是又要门庭若市了。
  
      *********
  
      冯掌柜布满老茧的手指摩挲着手中的一张相片,两位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身子骨看上去都单薄的很,白衬衣用的是的确良料子,熨烫妥贴了工整的穿在身上,衬衣一水儿的扎进裤腰里,这腰身怕是比不少姑娘还要纤细。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带着圆框的金丝眼镜笑的正甜,一个露出了俏皮的小虎牙,另一个的眼睛里像盛了一捧萤火,这二人正是林西陆和林知夏。
  
      “这照片还是四五年前照的吧?”俞广白看着冯掌柜手中的照片,“日子过得是快,感觉就像是昨天。”
  
      “谁说不是呢,他们拍照那日的事儿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他们身上这衬衣还是照相前特意找张裁缝新做的呢。”冯掌柜仔细的将照片放回相册中,“张裁缝在前年去世了,知夏……唉……”
  
      “谁料到现在知夏竟成了山城的司令,这也未必是坏事,冯掌柜你又何须长吁短叹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