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伍拾玖 军中虎将

伍拾玖 军中虎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陆,多少吃一点。”陆望舒端着那碗热了又热的粥,向林西陆跟前凑了凑。
  
      “咳……咳……”林西陆一阵猛咳,好一会儿才缓和下来,“我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你先放着吧。”
  
      林西陆病了,从林知夏离开的那日后,就莫名其妙的病了,开始只是流些鼻涕有点咳嗽,可至今已经两个月了,他的咳嗽不但不见好,反而有加重的趋势。吃的也是越来越少,起初还能吃些肉,可近期,一整天连一碗粥都喝不掉,整个人瘦得脱了形,身上只剩下一副皮包骨头,脸上更是二两肉都没有,一双大眼睛支棱在眼眶里,显得格外突兀。
  
      “那你睡会儿吧,我晚些再来。”陆望舒将粥放在林西陆伸手就能够着的地方,轻轻的退了出去,带上房门,这才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几个月中,唐楼请来了不下数十位名医,中医,西医都有。所有的医生看下来都是一句话:心病无药。这心病,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可没人忍心在林西陆面前点破。
  
      “总算有点消息了。”雁桑朝着陆望舒扬了扬手中的报纸。
  
      陆望舒接过一看,头条就是詹延卿领兵西南的战事,说是节节胜利,将叛军打的溃不成军,只能窝在滇城以南的碧鸡镇上。新闻里虽未提及林知夏,但詹延卿既然胜了,那林知夏十有八九也是无恙的。
  
      “我去跟西陆说一声。”陆望舒几个月来一直愁眉不展的脸终于在此时松动了几分。
  
      “赢了?那很好。”林西陆神色淡淡的,正如陆望舒预料的一般。
  
      “这粥,我再给你热热?”陆望舒试探着问道。
  
      “咳……咳……好。”
  
      转眼月余已过,林西陆的身体逐渐有了好转的趋势,只是每天多了一件事。每日早上六七点钟,都会守在石门边,等着送报的小哥上门。
  
      一拿到报纸,他就开始迅速的查阅着有无西南战事的消息,若是没有,他总会颓然一阵,然后自我安慰道:“没有也很好,没有也很好。”
  
      若是报纸上有了关于西南的只言片语,他就会像个老学究一样,拿着这报纸逐行逐句的分析,这暂时平安是什么意思?这叛军负隅反抗又含了几重意思?
  
      虽然有些神神道道,可到底吃饭睡觉都是正常了,精神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这一场战事终于在林西陆的期盼中结束了,同时悄然而至的还有除夕,今年过年早,冯掌柜早早的就把候选的孩子放回家过年了,楼里只剩下九侍和自己。
  
      “来,江雪,这是给你的压岁钱,江雪你要健健康康的长大啊。”冯掌柜笑眯眯的递给陆江雪一封厚厚的红包。
  
      “谢谢冯掌柜。”陆江雪稚气的脸上绽放的笑容如同一朵春花,柔嫩又娇弱。
  
      “来,这是俞哥哥给江雪的。”
  
      “这是方伯伯的。”
  
      “这是雁姐姐的。”
  
      “哝……这个……给你拿着花。”令人出乎意料的,沈绍青也递给江雪一封红包。注意到众人的目光,沈绍青有些脸红。自从林知夏离开唐楼后,他也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不再找林西陆和陆望舒的麻烦了,远远地见着他们就绕路走开了。以前总喜欢讥讽的那些比较弱的候选,现在也能像样的出言教导几句了。
  
      “谢谢……”陆江雪不认得沈绍青,回过头向身后的哥哥求助。
  
      “沈。”陆望舒提点道。
  
      “谢谢沈哥哥。”陆江雪冲着沈绍青甜甜一笑。
  
      “不……不客气。”沈绍青已经好久没听到过别人的道谢了,生疏而笨拙的回应着。
  
      也许是因为过年,街上的爆竹声此起彼伏,各式各样的饭菜香随着北风吹阵阵飘香,在这样的氛围中,众人的心中涌动的都是祥和与喜乐,平时讨厌的人,现在看起来也没那么不顺眼了。众人都发完了红包,大家热热闹闹的围坐在一起,准备吃饭。
  
      “来,这是鱼头粥,我一早去菜市场买的活鱼,光是这白粥就用炭火煨了好几个小时呢。小六爷,你身子太虚,不易大鱼大肉,先喝点粥打打底。”冯掌柜先给林西陆盛了一碗。
  
      “冯掌柜的就是偏心,只心疼长得好的,像我这种歪瓜裂枣就不疼不爱了。”苏南星平日里像个猴崽子一样上蹿下跳的,这几日感染了风寒,老老实实的裹着厚厚的棉袄坐在林西陆的一侧,看着林西陆面前那碗香气四溢,晶莹剔透的鱼头粥,故意吞了一大口口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