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伍拾肆 情趁年少

伍拾肆 情趁年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知夏,你没事吧?”林西陆忍不住向一直盯着自己发呆的林知夏摇了摇手。
  
      “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林知夏握住林西陆的手,笑容里一片温柔。
  
      “哎呀,我现在问你和沈绍青之间到底是起了什么冲突?”林西陆忧心忡忡道,“你们刚才那样子,简直就是要置对方与死地!”
  
      林知夏撇过头去,咬住嘴唇,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你现在不想说就算了,只是明天,冯掌柜一定会找你们问个清楚的。唐楼九侍私斗,这是要重罚的!”林西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林知夏心里怎么会不清楚,可沈绍青出言侮辱自己就罢了,偏偏他话里的脏水一直往林西陆身上泼,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翌日,议事厅内,冯掌柜面色不善的坐在上首,除了林知夏和沈绍青,其余九侍依次落座两侧。
  
      “唐楼九侍,的确不是怀着什么大义的。只不过是承了天地的责任,将六道众生归引其位的一份工作罢了,与贩夫走卒并无本质区别。但是,你们这一身的修为乃是向上面暂借的,这一点,你们初入唐楼的时候,我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冯掌柜扫了一眼跪在议事厅正中间的林知夏和沈绍青,陡然拔高音量,“不可妄动杀念,不可助纣为虐,不可借法欺人,不可寻衅滋事,不可争强斗狠,这几条现在看来,你们是都忘了个干净!”
  
      沈绍青不由自主的身子一抖,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冯掌柜的眼神,顿时矮了几分。林知夏却好像没听见似的,依旧规规矩矩的跪着,一动不动。
  
      “你们说说看,昨日的争斗是为何而起?”俞广白见冯掌柜气的不轻,赶紧出言打岔。
  
      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堂下跪着的二人,之间一个抖抖索索的低着头,一个面无表情的梗着脖子,半晌之间竟没有一人开口。
  
      “混账!”冯掌柜一掌拍向手边的桌子,细微的“咔啦”一声,楠木桌面上多了一条明显的裂缝,“都嘴硬不说是么?好,好,好,这脾气倒是长得比本事快了!”
  
      大家第一次见冯掌柜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之间都噤若寒蝉。沈绍青心里暗暗叫苦,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若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自己怕是得落得个寻衅滋事的罪名。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说,那只能接受惩罚了。”俞广白打破了沉默,看了一眼冯掌柜的脸色,见他没有要阻止自己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依着规矩,身为九侍,无故使用法术斗殴,关禁闭一个月,每日受蚁符,直至禁闭结束。”
  
      林西陆听到“蚁符”二字,猛然站起,想要说什么替林知夏求情的话,却被陆望舒拉住了衣角,对他摇了摇头。林西陆咬了咬牙,还是开口说道:“冯掌柜,知夏平时与大家相处都是和和气气的,从未与人发生过争执。这件事,一定是有隐情的,还请冯掌柜明察啊。”
  
      “明察?!”冯掌柜看着林西陆,“你若有本事此时能让他们开口,我倒是还能再查,否则此事再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林西陆急的一把撤起林知夏的领口:“知夏,你倒是说啊!好歹为自己分辨几句!这蚁符一旦落咒,那可是钻心蚀骨之痛啊!”
  
      林知夏看着林西陆,他不能说,一个字也不能说,若是在这里说出经过,势必会将林西陆牵扯其中,不论结果如何,都不能让沈绍青那番话传到林西陆的耳朵里。下定决心后,林知夏索性闭上双眼,不再看林西陆。
  
      林西陆见他这幅任由人搓扁捏圆的样子,痛心疾首之极,却也无可奈何。冯掌柜见林西陆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挥了挥手,示意将跪着的二人关到禁闭室去。
  
      *********
  
      “西陆,你先坐下来吧,你这样来回走来走去,晃的四姐头晕。”雁桑抬手揉了揉额角。
  
      林西陆一愣,依言坐了下来,忍不住又开始重重的叹气:“四姐,有没有办法能救救知夏,这蚁符,实在是……”
  
      “这么些年来,冯掌柜从没有像这次一样发这么大的脾气。现在去说情无异于是火上浇油,只有等过几天,此事平息些了,我们再去劝劝,至少让知夏不用受足三十日。”雁桑心中也很是没底,这桩事情很是微妙,两人都没有受伤,其实可以囫囵过去的。但冯掌柜却揪住不放,非要严惩二人,表面上看的确是依照着唐楼的规矩,但实际上却并没有这个必要,毕竟唐楼中与众人不合的,也只有沈绍青了。这其中的缘由,究竟是什么,很是耐人寻味。
  
      *********
  
      这蚁符是由蚁酱混着朱砂所绘,一张符里就含着数百只蚂蚁的生命,这符咒只要一沾肉身,就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啃咬一般,起初感觉到瘙痒,会让人忍不住去抓挠皮肤,可又不知道这痒究竟是从何处发出的,只能不停地乱抓,隔靴搔痒般的,缓解却不能到位。十几分钟后,这痒开始转化为疼,针刺般的,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直至浑身疼的喘不上气,只能在地上来回的打滚。一张蚁符能让人又疼又痒上两个钟头,这两个钟头下来,耐受力稍微差些的人,都会昏过去。承受力好些的人反而更惨,往往哀嚎连连,等效力过去的时候浑身脱力,嗓子哑了不说,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