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肆拾陆 竹马成三

肆拾陆 竹马成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年若不是大掌柜和风掌柜的言语之中谈及人劫升仙之事,那独幽也不会走上这条路,陆氏一族也不会遭受到险些灭门的浩劫……唐楼欠陆家的实在是太多了。”俞广白忍不住叹道。
  
      “世事多变,谁又能料到独幽留下的那一丸内丹竟能配合唐楼中的咒法倒转了陆望舒的命运呢……”冯掌柜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无论如何,大掌柜交代的事,我和你一定要守住,这唐楼欠下的债,就由我们来还清吧……”俞广白和冯掌柜重重的叹息声回荡在浓稠的夜色中。
  
      这样的一个蛙叫蝉鸣的夏夜,辗转反侧的还有林西陆,他脑子里不停的回响起这些时日的种种:为了不让林知夏成魔,为了救自己的性命,陆望舒几次三番召唤破法剑,哪怕他明知道这召唤之术会损伤他的心脉;这回自己中了骨钉,陆望舒更是不计后果的拼上了性命和全部修为来救自己。这样的陆望舒,相识的时日虽不算长,但的的确确称得上是生死之交了。这样的朋友是不会害自己的,若他有秘密不愿意让自己知道,那定然是无需自己知道的事情,那又何苦去强要一个答案呢?如此来回思量了几次,自我安慰了几次,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林西陆倒也是睡着了。
  
      “知夏,走,我刚买了些点心小吃,一起拿去给江雪吧。”
  
      林知夏还没睡醒,只听得房门被敲得“砰砰”作响,睡眼惺忪的刚把门打开,就看见朝气蓬勃精神满满的林西陆扬起一张俊脸对着他灿烂一笑,他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拉到了陆望舒房门口。
  
      “你们……这么早?”陆望舒正好打开房门,见他二人站在门口,微微吓了一跳。
  
      “早上刚出炉糍粑和熨斗糕,拿给江雪一起吃。”林西陆将几个油纸包塞进陆望舒手中,二人对上了眼,互相看了半天,最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林知夏看的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在笑些什么。
  
      “没什么!”林西陆与陆望舒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走啦,一起去吃,等凉了就不好吃了。”陆望舒破天荒的掺起了林知夏手,将他拖入房内,林西陆跟在后面挠挠头,笑的鼻尖上的笑纹都皱了起来。
  
      “真好啊……年少时的朋友……”俞广白正巧准备下楼,目睹了这一切。
  
      “是啊,多纯粹啊……”雁桑走了过来,扯了扯俞广白的衣袖,“怎么羡慕起他们来了?难道忘了我这个年少时的朋友了吗?”
  
      “我哪敢啊!小四爷的一双佛手不得把我撕碎了。”俞广白就喜欢逗雁桑。
  
      雁桑在旁人面前都是温温柔柔不急不躁的,唯独在他面前,偶尔会露出少年时的性子:“少来,你别跑,我现在就撕了你!”
  
      *********
  
      詹延卿不愧是从总部调下来的,那真是练兵和收买人心的一把好手。孙邈的兵本来就带的不差,但过了几年太平日子,战斗力和体力都有所下降,詹延卿一上任就提拔了三位将士做副官,让他们每日分批对士兵进行拉力训练,如此一来,既能防止副官一人独大,架空司令,又能将部队细化,让将士们的体能保持在战时水准。自从詹延卿亲眼见到了唐楼中人的手段,他对唐楼更是尊崇,三年了,逢年过节的节礼那是必须送的,就连立秋,白露这样的节气,他都会差人送点补品到唐楼,至于他本人,更是有事儿没事儿的总来唐楼附近溜达,就盼着个“偶遇”。
  
      “詹司令又在街对面的钟表店里坐着?”苏南星扒拉着碗里的饭,含糊不清的问道。
  
      “是呢,中午刚来过,这晚饭后居然又来了。”一双桃花眼中荡漾着一抹春水的少年接了话头,顺手夹了一筷子苦瓜给坐在他身旁的另一个少年。
  
      “你别……”那少年一双明亮清澈的小鹿眼见到苦瓜,满脸嫌弃,刚张嘴想要说什么,就被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年打断了。
  
      “你应该吃一点儿,今年的夏天特别燥,小心上火。”红衣少年额间的头发有些长了,微微的遮住了双眼,但他的嗓音让人听了浑身酥软,说不出的熨帖舒服,让人听了忍不住还想再听,用苏南星的话说,这孩子的嗓音就是一个字——苏。
  
      “望舒,你怎么总向着西陆!”鹿眼少年不甘心的撇着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