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肆拾 情丝百转

肆拾 情丝百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们伤不了我。”独幽抬手抹去泪痕,冲着陆望舒展颜一笑。
  
      陆望舒心中微微一松,硬邦邦的说了句:“你坐好。”
  
      独幽虽不明白坐下要做什么,但也还是依言席地而坐。只见陆望舒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一个玻璃瓶和一小包棉球,他轻轻抬起独幽的腿,轻声说了句:“会疼,你忍着些。”
  
      陆望舒在棉球上倒了些酒精,仔细的为独幽清理着伤口,一阵轻微的刺痛从脚上传来,独幽忍不住将脚往后缩了缩。陆望舒看了她一眼,动作更加轻柔了,每次涂完酒精,都会轻轻的对着伤口再吹上一会儿。独幽只觉得一阵酥麻感从脚上传来,穿过整个身子直达天灵盖,她忍不住一抖。
  
      “很疼么?”陆望舒停了下来,探寻着问独幽。
  
      “唔……不疼,就是有点痒。”独幽此刻没有了往日里的嬉皮笑脸和嚣张跋扈,多了几分小女子的柔弱和腼腆。
  
      陆望舒一顿,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块脸:“忍着。”
  
      带着陆望舒指尖温度的药膏涂抹在伤口上,独幽心中没来由的多了几分热度,这热度从小腿传到丹田,由丹田又到了心口,一颗淡定了千年的梧桐心,此时“砰砰砰”的跳得用力极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千年的寿命和修为不是假的,独幽清楚知道自己这是动了情,但不明白的是,为何会对眼前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小鬼头动心呢……
  
      这小鬼也算得上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了,从那个还没自己腿高的娃娃,到现在自己都要微微抬起头的看他的小少年。八年的时光,在人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的事情啊。从前冒着鼻涕泡,练功总是会哭的小孩儿,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眼前这个眉眼俊朗,总是冷着一张脸的挺拔少年了呢。
  
      “好了,你这几天别沾水。”陆望舒替独幽抚平裙角,转身去收拾那些药品。
  
      “小鬼……”独幽心口堵堵的,眼前这个让她动心的少年正是她成仙之路的阻绊,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以前跟你练功,总是受伤,次数多了,这些东西就常常随身带着了。”陆望舒浅浅一笑,唇畔的小梨涡比这初夏的太阳更晃人的眼睛。
  
      是了,独幽记得,起初开始练功的时候,陆望舒总是受伤,小小的手掌,膝盖常常都布满了淤青和伤口,但做了这么久的妖,独幽都不太记得自己的伤口是怎么处理的,自然也就不会去给自己这个徒弟疗伤。细细想来,过去自己只知道敦促他练功,对他的生活琐事好像根本没有关心过。
  
      “我是不是对你太严苛了?”独幽轻声问道。
  
      “是严苛,”陆望舒看着独幽,“但我从未后悔跟你修行。因为你让我变的更强,让我可以保护自己,保护陆氏一族。”
  
      “陆氏一族,对你并不好,你为何如此维护他们?”独幽清楚的知道在这几年中,陆望舒是如何被同族的孩子欺负和排挤的。
  
      “他们虽不待见我,但对我母亲和江雪却还是不错。”提及母亲和妹妹,陆望舒的神情柔和了下来,整个人散发着让人觉得温暖安心的气息,“我母亲的酒馆就是族里的人凑钱给开的,平时族中的人从城里回来,也常常会给江雪带些点心蜜饯的。”
  
      “这点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独幽语气中带着轻蔑。
  
      “其实族中的人都是善良平和的,他们这么对我是因为我继承了先祖的一小部分修为。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过,陆氏一族中每一代都会出那么几个与众不同的人,他们有的天生神力,能徒手举起一头牛;有的是阴阳眼,能看见鬼怪亡灵;还有的如同我一样,跑得快,跳得高,睡得少。起初,大家以为这是神赐的恩惠,对这些与众不同的陆家子弟特别宽待,有好吃的好喝的都先给他们,”陆望舒回忆着族中长辈口口相传的故事,“人往往就是不能得到的太快太多太容易,否则会不知道珍惜。那些人被族人供养着,整日只知道玩乐,肆意挥霍族中的产业,若是有人站出来反对或者阻止,这些与众不同的人就会借着神佛之名对直言者进行惩罚,殴打只是轻的,过分的时候,甚至被拉着游街,将其私人财产全部充公,说是充公,其实不过都进了他们自己的口袋。”
  
      独幽见过太多的这类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陆氏一族也是如此。
  
      “后来,你也能想到,”陆望舒苦笑,“积压了太久的愤怒迟早会爆发的,需要的,只是一个导火索。十五年前的一个与众不同之人,想要娶族长之女,本来族内通婚就容易生下病儿,所以大家竭力反对,但那人仗着自己天生神力,硬是将族长之女娶回家了。一年之后的冬天,那女子产下一女,那婴儿手足连在一起,没有耳朵,虽有眼睛,但无眼珠。那丈夫见生出了这么个怪东西,将罪责全数怪在他妻子身上,当夜就将他妻子和那婴儿一起赶出了家门。夜寒雪重,那女子抱着婴儿也不敢回娘家,就在家门口徘徊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发现那婴儿已经没了呼吸,不知道是病死还是冻死的。女子带着婴儿的尸身想要回家,被那男子一顿痛打,还夺了婴儿的尸身随手丢入燃着的炭盆中。女子当场崩溃,伸手就要去捞那婴儿,火舌顺着她的手就烧遍了她全身,她挣扎着爬到了街上,四邻八方都目睹了她被活活烧死的惨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