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叁拾伍 山有木兮

叁拾伍 山有木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匕首是侍精怪镜中仙禽羽毛所化,能帮助持镜人暂借精怪灵力。
  
      “那仙禽羽毛一共九片,你竟然……”雁桑没料到刚接镜的陆望舒就动用了这镜中的大术。
  
      “不舍得么?他的命可比那几片羽毛重要。”陆望舒双眸紧闭,汗水涔涔。
  
      雁桑不再说话了,她知道用这法术,需要全神贯注,此时陆望舒与那羽毛是合二为一的,那羽毛就是他的眼,他的手,他的命!若有人此刻对他出手,那他是毫无还手之力的。雁桑微叹一声,起手为他布上结界。
  
      陆望舒的神识随着那道金光进入了林西陆的伤口,进入不过数寸,就看到那枚冒着森森寒气的白骨钉早已经弃了本相,变作一团白线,那些白线如同有生命般,四散开来,有些已经附在了林西陆的腿骨上,还有几根正缓缓的朝着他的动脉游弋……
  
      *********
  
      隐隐的晨光透进房间,冯掌柜起身打开窗户,一阵凉爽的风混着晨雾吹了进来,让他打了个激灵。
  
      “天亮了啊……”林知夏一宿没睡,头有些昏沉,这道风将他吹得清醒了些,“西陆那边……”他昨晚一直想去看看,但都被拦下了。
  
      “小七爷,小九爷定会竭尽全力的,若是有任何消息,四爷会来通知我们的,还请你再等等。”冯掌柜再一次出言宽慰。
  
      “等!等!你们就知道让我等!已经等了整整一晚了!你们能等,我却是一分钟都等不得了!”林知夏甩下手中的茶盏,抬脚就要去看林西陆。
  
      “胡闹!你去了能做什么!”俞广白出手拦住他。
  
      “总比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强!”小小的少年伸手架开这位他一直尊敬有加的二爷。
  
      俞广白眉头一皱,抬脚向着他的下盘直攻过去。林知夏被这一脚逼的后退了几步,他心中有气,身子还未站稳,朝着俞广白的腰眼就是一拳,俞广白也不闪避,硬生生的挨了这一下,反手就给了林西陆一个巴掌,林西陆竟也不躲,“啪”的一声,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脸上。二人交缠在一起,你给我一掌,我还你一腿的,打的毫无章法,简直同街上斗殴的小混混没什么区别。
  
      “咚”的一声,二人齐齐被门撞飞,雁桑愣住了,双手还维持着推门的姿势。
  
      “西陆怎么样了?”林知夏急红了眼,慌手慌脚的从地上爬起来。
  
      “他没事了,”雁桑帮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头看着还在地上坐着的俞广白,“倒是你们,怎么回事?”
  
      “没事,”俞广白笑着抬手抹掉唇边的血痕,“这小子憋了一宿,让他发泄出来就好了。”
  
      “去吧,去看看他。”冯掌柜轻轻的推了林知夏一把。
  
      “唔……你来了……”陆望舒听到响动,睁开轻阖着的双眼,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鼻尖、发梢上全是汗珠,“我回去了,你陪着他吧。”
  
      “谢谢……”林知夏不知道要对陆望舒说什么,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单薄的“谢”字。
  
      陆望舒看了他一眼,浅浅的笑了:“举手之劳。”
  
      陆望舒轻轻的关上门,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才刚走到门口,都来不及把门推开,“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举手之劳?”苏南星倚在走廊的栏杆上,玩味的看着他,嘴里永远叼着根狗尾巴草。
  
      陆望舒瞪着他:“你偷听。”
  
      “风吹过来的话,我不想听也拦不住啊。”苏南星一个箭步上前,险险将他扶住,“这个人,怎么说晕就晕啊!”
  
      *********
  
      “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姓沈的?”俞广白狠狠地将烟蒂摁灭烟缸中。
  
      “情分上,他这事是做的过分了。但……唐楼的规矩你也清楚……”冯掌柜无奈的摇摇头。
  
      “规矩!你同我讲规矩?!他对同门下了杀手,这都不能逐他出唐楼!这到底是什么规矩!”
  
      冯掌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唐楼九侍,为唐楼卖的是命,唐楼只管给足银饷,不问私事。想要九侍离开唐楼,只有两条路,要么是战死,要么是自己脱了护心镜离开。”
  
      “今日他的所作所为大家有目共睹,简直是寒了众人的心!你倒是看看今后还有谁愿意与他合作!”俞广白留下这句话,摔门离去。
  
      “我又何尝不知道呢……”冯掌柜神色暗淡。
  
      *********
  
      林西陆这一躺,就躺了三个多月。
  
      “你能不能别总是哭。”林西陆有些无奈的伸手替林知夏抹去脸上的泪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