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六爷,捉妖去 > 贰拾壹 故人相逢

贰拾壹 故人相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副官。”林西陆点头问好。
  
      “小六爷,还请借一步说话。”
  
      林西陆独自跟着孙邈走到红豆居内的西侧房间。
  
      “这包司令的案子,唐楼可有什么线索?”孙邈面上带着几分探寻。
  
      “眼下说不好,如若方便,还需借尸首一看。”的确,没见到尸身,下一切结论都为时过早。
  
      “这个……”孙邈面露难色,“包司令的尸身法医已经验过,全身无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查验下来有油尽灯枯之相,想必是平日里公务繁忙,将心力耗尽了。夏日天气炎热,尸身放置在司令府腐坏的厉害,几位姨太一商量,觉得包司令应该是自然死亡,就在前日私下找人将包司令火化了……”
  
      “火化了!”林西陆一惊,“既然死因无可疑,那孙副官为何还派兵全城搜捕疑犯?”
  
      “包司令一死,总部那边儿就要派新的司令来驻扎。小六爷,说了你也别见笑,哪个司令手底下是干干净净的。为了保全包司令的名声,我就寻着借口告诉总部那儿,包司令是被人刺杀的,上边儿这才宽限我几日,容我将这案子破了再派新司令来。这不,我这几日就忙着处理包司令留下的文件呢。”孙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仿似肩上有千金重担。
  
      官场的事,素来复杂,在里面打滚的又都是人精,这孙副官嘴上说是为了包司令,但林西陆心里清楚,包司令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孙邈一定也有份,这几日想必是急着把面子上抹光溜了才能见人。
  
      “既然尸身都没了,那这案子也就断了线索。”林西陆如实相告。
  
      “死因既然无可疑,也就谈不上是案子了,孙某本想处理完手上的事儿就给踏云馆解封,没想到她们倒是急的找上了唐楼。”言语之中,孙邈透着不满。
  
      “既已经解释清楚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林西陆向孙邈告辞。
  
      三人出了踏云楼,一路无言。进了唐楼,三人默契的对视一眼,来到了林西陆的房间。
  
      “总算能说话了,憋死我了。”林知夏长吁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林西陆的床上,顺势躺成个“大”字。
  
      “你呀,手都不洗,那房间里可是死过人的。”林西陆细细的就着脸盆里的水洗起手来。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刚才一路尾随我们的,分明是司令部的人!”林知夏“腾”的一下坐起来,本来就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去的时候,跟了两个男子,都是蓝衣黑裤。”陆望舒洗干净手后,坐到了房内的小沙发上,“回来的时候,多了五人,其中三男两女,其中两个穿着白色汗衫黑色绑腿裤的男子扮作黄包车夫,那两个女的一个扮作糖果小贩,一个穿着旗袍从后半段开始跟踪。其实踏云楼也有可能派人盯着我们,但是他们大可以用妖术跟踪。所以这用真人盯梢的,只剩下司令部了。”
  
      “我的天,你记得这么清楚……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林知夏感叹道。
  
      “……只是没装那么多吃的。”陆望舒面无表情。
  
      “你……算了算了,看在你说的是事实的份上,不跟你计较。”林知夏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花生,张口就要吃,林西陆伸手拦住,递给他一块湿毛巾。
  
      “好好好!”林知夏马马虎虎的擦了,起身就要将毛巾放回盆里。一抬眼,发现林西陆正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于是只好拿着毛巾将双手仔仔细细的擦了个遍。
  
      陆望舒看着他二人,轻轻一咳。
  
      “西陆就这个老妈子性格,你习惯就好。”林知夏唇边带笑的解释道。
  
      “说正经的,孙邈的人盯我们盯得这样紧,怕是这案子别有内情。”林西陆左手抚上额头,林知夏知道这是他在为难了。
  
      “管还是不管?”林知夏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的问到。
  
      “若是生人所为,我们管不了……只有警察厅能管。”林西陆眉头微皱,“只是现在连尸首都没了,不好查啊。”
  
      “那红豆居,香的有些过分了。”陆望舒道。
  
      “整个踏云馆都很香啊……”林知夏略感不解。
  
      “你说的对,整个踏云馆都很香,这香味倒是值得玩味的。”林西陆和陆望舒相视一笑。
  
      “喂,你们倒是说清楚啊,这香味怎么了啊?”林知夏一头雾水。
  
      “你还记得五年前我去踏云馆门口接过你么?”林西陆开始帮他回忆。
  
      “恩,忘不了,那是我第一个任务,还没办好……丢人。”在林西陆和陆望舒面前,林知夏倒是毫不顾忌面子这回事。
  
      “这踏云馆,我只去过两次,一次就是五年前在门口等你时,还有一次就是今日。当年我没有进馆,并未发现什么蹊跷之处,可今日进去再出来,倒是发觉了一些事。”林西陆娓娓道来,“我们一进踏云馆的大门,就立刻闻到了扑鼻的香气,这香气,虽说不刺鼻,但也绝对算得上浓郁了。这就有几点可疑之处了,首先,从踏云馆后楼到主楼,这一路上,香气从未断过。其次,踏云馆内香气浓郁缭绕,可一旦踏出踏云馆的大门,却一星半点的味道都闻不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