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法无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争锋前古 潜灵蚀心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争锋前古 潜灵蚀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晋宁道以北。
  
  山门根基与所辖之宝地合二为一,本来可遇而不可求;但是如云峒派这般,二者相隔过于遥远,也同样罕见。阖宗上下,也唯有宗主归无咎一人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穿渡两地。其余地界弟子,若非借助一种耗费不菲的一次性宝舟,往返一回至少需要旬月功夫。
  
  这或许亦是别派心思恿动的潜在因素之一。
  
  所谓“乌林苑”者,其实是名实相悖,并非真的是一处密林。
  
  此地实是一片方圆数千里广的湖泊。
  
  每日朝霞初起之时,抑或日暮时分,这片湖泊便如一块凝练如翠的湖泊一般,通透脆嫩,绵绵一体;反倒是在午时烈日暴晒之时,这湖泊之上却会凝成丝丝深浅不一的绿气,翠意盎然,俨然与森林之象混同为一。
  
  云蝉金贝厌恶阳光直射;偏偏乌林池中蕴藏着其必不可缺的特殊养分。两相权衡之下,此贝便营造出一层绿幕护佑己身,尽得造化之妙。
  
  乌林苑之上。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皆可见人头攒动,旗帜、石台、云舟等物若隐若现。
  
  正当中处,一方舆席之上,端坐一人。身后有两位年轻女子手执行五明扇侍立,衣带轻飏,雍容之中夹杂着洒脱别致。
  
  至于端坐正面的这人,着一身厚厚的紫金云纱服,其上绘十二种异兽,别有风采。望其姿容清瘦冷峻,目光锐利,五官端正而无有瑕疵。若在外间也算是好皮相。但在这武域之中,却略显单薄。
  
  未过多时,一道遁光直挺挺的刺到近前,露出一个白袍青年来,高声言道:“启禀师尊。一应阵门法度,皆已备下了。调度运转之法,皆在师尊所持印信之内。”
  
  此人气度不凡,但额上却隐现微青痕迹。同时他右臂微微蜷曲,身子微倾,似乎欲将此身重量皆有右足承受,看上去颇不自然。
  
  正是出使云峒的丹心派弟子,庄炎。
  
  裘洪亭闻言,心中稍安,手中抓紧了一物,粗望其模样,似是一件六角方印。
  
  庄炎心念一转,斟酌之下终是直言道:“有六道法阵布下,一切都万无一失。我师但请勿虑。退一步说,纵有甚异变,陈长老处亦持着一座辅阵阵基,当可护佑我师挪转遁走。”
  
  这一语平平淡淡,但是裘洪亭闻之,面上立刻出现两分愠怒,高声道:“云峒派掌门归无咎乃是明月境修为,高出为师一筹。须小心些,总无大错。”
  
  庄炎告罪一声,默默退下。
  
  裘洪亭摇了摇头,徐徐吐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心中之烦闷彻底排泄。
  
  庄炎纳入他门墙之下,也并非是一日两日了。师徒之间,本是情谊甚笃。平日在亲朋故友之间,他这座下佳徒,正是为自家增脸贴金的一大筹码。
  
  可是今日来,不知为何,裘洪亭心中,总是不豫。
  
  明明庄炎对他恭敬守礼,一如往昔;可是裘洪亭却时时生出如芒在背之感。
  
  以二人功行而论,庄炎潜力虽佳,到底不曾突破恒星境;与他这花月境的高手相差甚远,远远谈不上什么威胁。更何况师徒名分,道义在上,看庄炎的品性,也是个恪守修心之道的人。
  
  虽说道理不通,但是裘洪亭却对这冥冥中的心意感应甚是看重,信之不疑。
  
  本次筹谋联合几家势力,一齐向云峒派发难,他便有巩固自家威望的用意在内。虽然那云峒派掌门功行甚高,裘洪亭心中实有几分发憷。可是他终是坚定不移的如此做了。
  
  很快,发生了一事,让裘洪亭信之不疑——自己从心之择,定是正确的。
  
  那就是庄炎出使云峒,吃了好一通棍棒。
  
  庄炎道行虽精,但是各家殿卫仪仗,皆由将将破境山月境的精锐弟子充任,他又如何抵御得住?一顿乱棍,只打得身上无一块好肉。庄炎今日之形貌,其实已是动用秘法疗伤、恢复了十之八九后的模样。
  
  门下弟子遭辱,裘洪亭并不引以为耻,反而觉得莫名快意,似乎此事甚合自家心意。
  
  正自想入非非,忽见远方一道极锋锐的罡气划过天际,数息之间便到了近前。
  
  裘洪亭精神一振,一声轻咳,略微整了一整衣冠。
  
  不多时,一个丰神俊朗、倍极潇洒的年轻人落身于近前,微笑言道:“裘掌门有礼。”
  
  裘洪亭感悟分明,对方元气之盛果然远胜于己,更生忌惮。
  
  紧握住掌心小印,心中这才多出三分底气,勉强振作颜色,道:“归掌门有礼。”
  
  归无咎默然不语。
  
  如电双眸观览之后,他心中微感奇怪。
  
  归无咎自忖算无遗策,可是今之所见,却与自己预先所想不同。
  
  先前面见庄炎之时,归无咎将其重责。表面上看是由于对方出言不逊之故,但是实际上还暗藏着两重用意。
  
  其一,是捋一捋虎须,看看“动了”这些根脚不凡之人,是否会生出什么变化;其二,便是给与丹心派一个明确的信号,试试看是否真的是“变数”到了。
  
  归无咎唯恐这一切都是丹心派自作聪明,以为归无咎返宗、阖宗高祝“掌门万寿”的偌大声威,只是空城欺敌之计,所以才大着胆子寻衅上门。若是如此,这件事从头到尾便是个误会;归无咎这里,可谓是一番好意空付流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