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局选择在大唐种田 > 第203章:家有一妻等夫归!

第203章:家有一妻等夫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祖来不以为意,反而是淡然一笑,说道:“陛下,您可曾还记得臣说五日之期吗?这才过了四天而已。”
  
  “不过,既然陛下和拓跋将军如此的热心,那么臣现在就说一下吧。”
  
  闻得此言,李二和拓跋赤辞的怨念也没有一开始的深沉了。
  
  他们的胃口,此时此刻都被秦祖来高高的吊了起来。
  
  此时听到秦祖来的话,哪里还会多想,全都看向秦祖来,都在等待着秦祖来接下去的话。
  
  秦祖来说道:“陛下和拓跋将军觉得臣这几天没有认真查案,真的是冤枉了微臣,因为臣的的确确是在查案。”
  
  “并且,臣已经查明……”
  
  秦祖来看了拓跋赤辞一眼,又看向李二,说道:“究竟是哪一些人出的手,抢劫了拓跋将军的粮饷了。”
  
  “秦大人,哪些人?”李二和拓跋赤辞都连忙问道。
  
  秦祖来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拿出了一枚令牌,说道:“拓跋将军还记得这枚令牌吗?”
  
  拓跋赤辞连忙点头:“当然,这是劫掠我们粮饷的贼人身上搜到的令牌,陆大人说这是吐蕃勾郎将的令牌。”
  
  秦祖来淡笑道:“没错,就是勾郎将的令牌,而这个令牌,我手中有不止一枚。”
  
  说着,秦祖来又拿出了一枚令牌。
  
  果不其然,还是勾郎将的令牌。
  
  秦祖来说道:“拓跋将军,你可知道这枚令牌,本官这是从哪里得到的?”
  
  拓跋赤辞摇头:“下官不知。”
  
  秦祖来笑了笑,说道:“这枚令牌是在吐谷浑假使臣的死亡现场发现的……”
  
  “所以,很明显,依靠这枚令牌可以知道,这两起案子的作案人,都是同一伙人,故此粮饷丢失案,可以与吐谷浑假使臣被杀案并案侦查,也就不需要去出城查探了。”
  
  李二和拓跋赤辞闻言,思索了一下。
  
  然后都点了点头。
  
  很明显,他们被秦祖来给忽悠住……给说服了。
  
  毕竟秦祖来看起来气势十足,他们总感觉对方胸有成竹,所以也就被唬住了。
  
  “那吐谷浑假使臣被杀案,你查明了?”李二又问道。
  
  秦祖来说道:“吐谷浑假使臣共有五人,可是在案发现场,我们只发现了四人,这就说明其中一人应该是趁乱逃脱了。”
  
  “而就在当夜,长安城的一家客栈被血洗,臣检查过了那些死者的尸体,伤口就与那些假使臣被杀时的伤口一致。”
  
  “所以,这说明,杀假使臣的人,与杀那家客栈的人,是同一批人。”
  
  “可这些穷凶极恶的杀手,为什么要屠一个客栈呢?结果,我在客栈的入住名册上,发现了关键点。”
  
  “什么关键点?”李二问道。
  
  秦祖来说道:“入住时间。”
  
  他拿出名册,说道:“陛下,您请看。”
  
  有宦官将花名册递交了上去。
  
  李二翻开看了一眼,眼眸忽然一眯。
  
  他抬起头看向联帐后的秦祖来,说道:“秦大人,继续说下去。”
  
  秦祖来笑了笑,说道:“入住名册上的其他客人,都住了两三天了,多的都有七八天,而唯有一人,是当夜入住的。”
  
  “而就在他入住当夜,意外发生,所有人都被屠杀了,所以臣有理由相信……那些人,要杀的就是他!其他人,只是被波及而已。”
  
  李二点了点头,如果一个捧哏一样,道:“合理,然后呢?”
  
  “然后就更简单了,结合假使臣是被他们杀的,而假使臣中一个人逃了,当夜客栈有人入住,客栈就被屠杀了……统合起来,我想应该很明了了吧?”
  
  秦祖来看向拓跋赤辞,说道:“拓跋将军,你认为呢?”
  
  拓跋赤辞想了想,然后说道:“审法官大人的意思是说,当晚入住那个客栈的人,就是假使臣!所以才引来那些人去杀他?”
  
  “聪明!”
  
  秦祖来打了个响指,说道:“不错,就是这般。”
  
  “那假使臣岂不是被杀了?这和你说的破案了,又有什么关系?”李二问道。
  
  拓跋赤辞也不解的看向秦祖来。
  
  秦祖来依旧是风轻云淡,继续说道:“谁说……那个假使臣被杀了??”
  
  “什么!?”
  
  李二和拓跋赤辞都猛的看向陆青。
  
  拓跋赤辞连忙说道:“刚刚审法官大人,你不是说客栈的人,他们现在都是已经被屠杀了吗?而且假使臣也入住那家客栈了,他怎么就没被杀?”
  
  此时此刻,李二也是同样的疑惑。
  
  秦祖来没有拐弯抹角,继续说道:“那个假使臣能在其余人被杀时,自己逃脱,这本身就表明他十分机警,很有头脑。”
  
  “所以,其实在那些人去屠杀客栈时,他就已经躲起来了。”
  
  “而他在假扮使臣时是易容的,所以那些杀手根本就不知道他真正的样貌是什么样的……故此那些杀手应该是只是根据一些线索,找到他藏身那家客栈,可因为不知道谁是假使臣,故此干脆所有人都杀了。”
  
  “这样的话,也就可以确保假使臣必死无疑!而这,也同样能证明为什么那些杀手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要那么麻烦的杀死所有人。”
  
  李二和拓跋赤辞,都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又是被秦祖来给忽悠住了。
  
  “假使臣真的没死?那秦大人,你可知道他现在在哪?“李二问道。
  
  秦祖来说道:“虽然假使臣没死,可之前逃亡时,也受了不少的伤,再加上精神受到巨大的刺激……我们发现时,他也昏迷了,好在他被我们发现了,要不然那么重的伤,也活不了多久了。”
  
  “后来我们发现他之后,就将他带到了京兆尹衙门保护,并且专门找大夫为他医治。”
  
  “就在今天,他已经醒了。”
  
  拓跋赤辞忽然瞪大眼睛:“醒了?”
  
  秦祖来点头笑道:“不错,已经醒了,只是精神还有些恍惚,大夫说最好再让他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和他交流,也许会更好。”
  
  “所以,明天本官就会去审问他,他既然会被那些杀手那般追杀,想来肯定是知道很多秘密,也许真正使臣的去向他也清楚。”
  
  “这样的话,所有案子,明天不就可以顺利侦破了?”
  
  秦祖来看向拓跋赤辞,说道:“所以拓跋将军,你现在可否承认,你这是误会本官了吧?”
  
  拓跋赤辞似乎有些惊喜过头了,神情有些恍惚。
  
  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向秦祖来重重的一拜:“是末将误会秦大人了,还望秦大人大人有大人,请恕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