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69章 凉州后事

第0869章 凉州后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九月底十月初的蜀地,已经有了寒意。
  
  但李八郎不敢耽搁,因为如果这个时候不赶时间,再迟一点的话,那就要等到明年开春了。
  
  赶不到凉州,如果能赶到汉中最好,赶不到,至少也要到锦城。
  
  换作以前,李八郎肯定是没办法出远门的。
  
  因为姐弟二人,虽说是沾了姓李的光,能吃饱,冻不着,但想要再进一步,根本不可能。
  
  囊中羞涩,难道一路乞讨去凉州?
  
  不过李六娘说自己的亲事一切从简,所以三日后,李八郎就多了一个姊夫。
  
  这个姊夫虽说是个武夫,但极是疼爱阿姊。
  
  又因为是冯鬼王军中的老人,所以家产颇丰。
  
  从他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口风中,李八郎知道,早些年冯鬼王从越巂平乱到转战陇右,光是劳力买卖,自己这位姊夫就沾了不少油水。
  
  更别说几次大胜下来的犒赏。
  
  最重要的,用这些年累积下来的军功,换取了田地,交给兴汉会打理。
  
  每年收上来的粮食,除去赋税和给兴汉会的抽成,剩下的按姊夫的要求,会折算成粮票钱票布票等,按时送到姊夫手里。
  
  如此一来,姊夫就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可以安心呆在军中。
  
  不过这些田地是虚田。
  
  若是姊夫想要把这些虚田换成实田,自己打理,也不是不行。
  
  但一来是实田有可能会落到越巂,也有可能会落到陇右,甚至南中。
  
  真要落到南中那边,哭都来不及。
  
  二来嘛,那就是这些虚田的产出折算,兴汉会有一部分的赋税补贴。
  
  所以真要自己打理,那就得正常交赋税,不划算。
  
  兴汉会之所以允许有这样的操作,跟三国时代的先军政治是分不开的。
  
  三国鼎立,先军政治是必须的,汉魏吴无一例外。
  
  但因为经济基础不同,所以军制也各不相同。
  
  魏国的是士家制度,士兵及其家庭另立户籍,称为“士家”。
  
  男子终身当兵,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世代当兵,士家只能与士家通婚。
  
  士兵死后,妻子由官府主持改配士家。若是士兵逃亡,家属要受严厉处罚,重则处死,或没为官奴婢。
  
  吴国除了士家制度,还有世袭领兵制。
  
  所谓世袭领兵制,即属孙吴诸将私有,各将领所领军队算是其部曲。
  
  部曲在将领带领下,不但参与中央指挥的战役,同时还要为将领提供其它耕种杂役等。
  
  甚至在将领死后,部曲还得继续听令于将领之子或其血亲继承者。
  
  至于季汉的兵制,又有所不同。
  
  首先是胡夷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最早是大汉丞相平定南中后,为了减少南中夷人叛乱的能力,不但大量抽取夷人当兵,甚至还迁徙大量夷人到蜀地。
  
  而冯鬼王自不必说,屡次组建义从胡骑。
  
  这种做法算是半士家制度,针对的是胡夷。
  
  除此之外,大汉主要还是募兵与征兵相结合的制度。
  
  募兵是为了培养职业兵,加强战斗力。
  
  征兵是为了培养预备役,以便随时可以应付大战。
  
  大汉丞相在陇右之战后,回到汉中,吸取了陇右之战的教训,精减军中老弱,练兵讲武,代表着大汉军制的正式确立。
  
  谁都知道练出职业精兵才是优选,但这个需要良好的财政支撑。
  
  三国之中,唯有大汉才有这样的资本。
  
  兴汉会从一开始就与皇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算是半个官方。
  
  它对冯永军中将士的补贴,算是大汉财政的一个补充。
  
  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军火商财阀对政府的政治献金。
  
  在先军政治下,这种政治献金自然是越多越好。
  
  而冯君侯,就是兴汉会这个财阀的总代表。
  
  如今这个财阀代表,正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敦煌城的大街上。
  
  因为凉州刺史的到来,所以这条街道提前清人了。
  
  “嗒嗒嗒……”
  
  清脆的马蹄声回响在街道上,更是显出街道的安静。
  
  马是西域马,极是神俊,唯一遗憾的是,这是一匹阉过的马。
  
  神俊无比的西域阉马。
  
  关大将军亲自担任护卫,仅落后冯君侯半个马身。
  
  披着铁甲的亲卫围绕在周围。
  
  张府的大门大开着,张就站在门口,恭迎冯君侯的到来。
  
  十月的凉州,天空纷纷扬扬飘着米粒般大小的雪。
  
  冯永翻身下马,拾阶而上,张就连忙行礼:
  
  “见过君侯。”
  
  “无须多礼,张公子久等了。”
  
  冯永驻足站在张府的大门口,打量了一下张就。
  
  只见张就裹着又厚又长的羽绒服,鼻子被冻得发红,但却在努力地保持着自己的从容风度。
  
  张就也同样在打量着冯永。
  
  他的眼中有惊异之色。
  
  上一回去陇右,他并没有见到冯永。
  
  虽说早就知道冯永年纪不大,但当真人站到他面前时,张就还是忍不住地眼中闪过惊异之色。
  
  他与冯永对阵过,被冯永坑过,甚至去陇右的时候,还想着能与冯永见一面,只是未能如愿。
  
  今天是第一次近距离地与冯永面对面。
  
  虽然早就知道冯永的年纪不大,但是待看清真人时,他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有些嘀咕:
  
  这个人,这般年纪,是怎么做到心黑手狠,天下皆知的?
  
  怀着这样的腹谤,张就伸手肃礼,“君侯请,大人已在府中恭候多时。”
  
  冯永点头:“张公子请。”
  
  张就转身,在前方引路。
  
  张恭养病的房间里,早就烧起了煤炉,煤炉与火炕之间,有一条烟道相通。
  
  在凉州,这等房间配置,只有富足人家才能拥有。
  
  并不是说做个煤炉和火炕有多少技术含量,而是煤饼只能从陇右那边运来。
  
  当然,你也可以烧木炭。
  
  但不管是烧煤还是烧炭,那都不是一般人家所能消费得起。
  
  张恭裹着厚厚的绒毛毯,坐在榻上,对着走进来的冯永说道:
  
  “老夫重病缠身,无法下榻迎接君侯,望君侯见谅。”
  
  “张公真要下榻接永,那才是折煞永也。”
  
  冯永解下外袍,抖了抖,交给身后的关姬,然后又在火炉上烤了烤。
  
  直到手变得暖和,身上的寒气尽去,这才拉了椅子,坐到榻前,握住张恭干枯的手:
  
  “永久闻张公之名,早就渴慕一见,今日能到府上拜访张公,足慰平生。”
  
  没有太多的礼节,甚至有些自来熟。
  
  偏偏又很注意细节,知道张恭怕冷,生怕自己身上的寒气传给张恭,所以先去烤火,然后再坐到榻前。
  
  感受到手上的暖意,张恭看向冯永,脸上有欣赏之色,哈哈一笑:
  
  “老夫亦久闻君侯之名矣,虽未见而实神交,今日得见君侯,老夫同样是足慰平生啊!”
  
  巧言令色的冯鬼王是不是真的足慰平生,别人不清楚。
  
  但张恭那是真的对冯鬼王神交已久。
  
  几个月前,刘良前来拜访张府,转达了冯君侯对张恭的评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