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木叶之风暴之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一直深爱着你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一直深爱着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叔叔……”
  
  日向家阴暗的房间,日向天宇靠着墙壁上,目光呆滞,歪头瞥向窗外的天空。
  
  日向雪衣已经死去两天了,可他还是无法接受。
  
  他无数次幻想日向雪衣能够回来,推开门,走到他身旁,慈爱的抚摸他的头,洁白眼眸充满笑意。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来,日向天宇心中一喜,猛地回头。
  
  “叔叔!”
  
  当看清来的人时,日向天宇眸子瞬间暗淡下来,不是日向雪衣,是他的父亲日向水月。
  
  日向水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天宇,明天就是雪衣的葬礼了,记得换上丧服。”
  
  这两天日向天宇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让他非常担心。虽然他是日向天宇的父亲,可是扪心自问,日向雪衣这个叔叔比他更称职,和日向天宇的关系也好很多。
  
  日向水月关切道:“天宇,你叔叔一定不希望看到你这么颓废,雪衣小时候也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可每次他都能重新振作起来。”
  
  听到这句话后,日向天宇眸子亮了一下,看向自己的父亲。
  
  “能和我说说叔叔小时候的事吗?”
  
  日向水月点了点头。
  
  “你叔叔从小就与众不同,据族里长老所说,他三个月时就能行走言语,几岁时就拥有了常人十几岁的心智。那时候长老们兴奋极了,觉得是上天恩赐,送了一个天才来到日向家。”
  
  “小时候我特别嫉妒他,做哥哥的居然完全比不过弟弟。”
  
  “可是……”日向水月叹了口气。
  
  “当他接触到查克拉和柔拳的修炼时,那种天赋突然消失了!无论长老们和父亲怎么教导他,他就是难以理解。”
  
  “尤其是查克拉这种每个忍者都拥有的东西,他觉得不可思议,用“迷信”两个字来形容。”
  
  “渐渐的,长老和父亲彻底失望了,将重心转移到我身上,悉心的教导我。”
  
  日向水月轻笑了下,像是自嘲。
  
  “我那时很开心,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超过了这个弟弟。”
  
  日向天宇听到很认真,眸子微微闪烁,他第一次知道叔叔小时候的事。
  
  “后来他越来越孤僻,常常把自己封在房间里,呆呆的望着天空,不知道想些什么。我们兄弟两越走越远,渐渐的,也很少交流了。”
  
  日向水月停了下来,眼中有些伤感,语气也低沉了几分。
  
  “直到那一天,我们的母亲病重了,村子里的医疗忍者都没有办法。可雪衣不信,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根钢针,然后刺入到母亲的身体里。我们都劝他放弃,让母亲临走前少受点罪,可是他非常坚决,坚信自己能治好她!”
  
  “但是,他失败了……”
  
  “母亲死后,雪衣像是变了一个人,拼命的修炼之前非常抵触的查克拉,同时翻看了族里大量典籍,苦练柔拳。”
  
  “长老们都很高兴,觉得以前那个天才回来了,可令人没想到的是,他突然宣布放弃修炼柔拳,专研医疗忍术。”
  
  “这是从未有过事,堂堂日向族长的儿子,放弃威震忍界的柔拳不学,居然研究医疗忍术,简直是日向一族的耻辱!所以人都认为他不可理喻,是个疯子,就连我也这么认为。”
  
  日向水月自嘲的笑了下,“说起来不怕你嘲笑,当时我居然有一点高兴,因为我一直知道雪衣的天赋远在我之上,如果他真的努力修炼的话,我根本比不过他!”
  
  “没有人认同他,也没有人理解他,他所到的地方都是嘲笑。可两年之后,又一件震惊全族的事发生了。”
  
  日向水月看向日向天宇,轻笑了下。
  
  “想必你也知道那件事。”
  
  “叔叔开发出了仙针之术?”
  
  日向天宇试探的道,这件事在族中几乎是一件传奇,到现在都有族人在谈论,他从小听到了大。
  
  “嗯。”
  
  日向水月点了点头。
  
  “虽然我们都不清楚雪衣是怎么开发出如此奇妙的秘术,但是仙针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父亲和长老们一直认同,只要仙针能在日向一族中普及开来,那么全族在村子中的地位将会上升一个档次,将宇智波一族远远甩在身后!”
  
  “长老们厚着脸皮请求雪衣传授仙针的修炼方法,雪衣没有私藏全部告诉了他们,但宗家全员包括我,都学不会仙针。难度太大了,尤其一些理念,哪怕是经验无比丰富的宗家长老也闻所未闻。”
  
  说道这里,日向水月脸稍稍红了下,那件事情让他有些羞耻。
  
  日向天宇点了点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
  
  仙针的修炼难度他最清楚不过了,不仅是对查克拉控制要求极高,而且还有很多和日向忍者理念思维完全不同的要点。
  
  他从小开始修炼,到现在也只是堪堪掌握。
  
  日向水月看向窗外,目光深邃,仿佛是在遐想什么。
  
  “后来他成了村子里著名的医疗忍者,常常与木叶高层成员接触,与家族渐行渐远,不仅拒绝参加家族的会议,甚至不愿意保护我这个宗家哥哥。”
  
  “其实我一直都清楚,他是痛恨分家的身份,痛恨他额头上的笼中鸟。相比其他人,雪衣对自由的渴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日向水月叹息一声。
  
  “或是这是天才的通性吧!”
  
  沉默了一会儿,日向水月突然叹了口气。
  
  “父亲,长老,还有我,其实我们一直都清楚,雪衣想做什么。”
  
  “他不愿意修炼柔拳也罢,研究医疗忍术也罢,努力融入村子高层也罢,都是为了反抗家族,反抗他分家的身份!甚至就连他的仙针,也为了解决笼中鸟开发出来的。”
  
  日向天宇目光惊诧,想要开口,但日向水月打断了他。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雪衣他并不是因为没有医治好母亲自责,才决心研究医疗忍术。而是当他看到母亲死时,她的那双原本洁白怜爱的眼睛,流淌出紫黑色脓血,变成了黑漆漆的空洞……”
  
  说道这儿,日向水月有些悲恸。
  
  “我们的母亲,那个为家族操劳一生的分家妇女,死后连白眼也被剥夺了。”
  
  “直到那个时候,雪衣他才明白他额头的印记意味着什么,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彻底变了一个人,阴冷,低沉,忧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