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原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下一个目标 4100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以理服人……”
  
  曹昂还没琢磨明白吴良这话究竟有什么深意,却见吴良已经迈步进入了关押这些卫士的平房,于是也连忙跟了进去。
  
  平房内共有八名卫士。
  
  此刻全都被绑在木架之上,身上的甲胄早已褪去,只穿着单薄的布衣,而那布衣亦是已经被鞭子抽的破破烂烂,斑驳的血迹从里面渗透出来。
  
  见到有人从外面进来。
  
  这些卫士皆是身子一颤,因为一旦有人进来,便表示残酷的拷问将要继续。
  
  不过好在这次首先进来的并不是曹昂,而是吴良……这些卫士跟随戏志才已经有很长时间,因此或多或少也见过吴良几面,再加上吴良还是近两年曹老板身边炙手可热的红人,戏志才亦是时常当着他们的面提起,他们想不认识都难。
  
  “……”
  
  八名卫士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与领兵在外的曹昂相比,吴良那人畜无害的外表便很有欺骗性,使得他们以为吴良的手段肯定要比曹昂温柔一些。
  
  但下一秒。
  
  拿着鞭子的曹昂便跟了进来,使得他们的心脏又提到了嗓子眼,祈祷着曹昂不要再审,他们实在有些受不住了……
  
  “诸位。”
  
  吴良进来之后,先是在这八名卫士的身上扫了一圈,而后便以一种较为平和的语气说道,“我照直说了吧,戏军师如今死于非命,你们作为他的卫士自是难辞其咎,按理说应该将你们全部斩首给戏军师陪葬,不过明公素来有好生之德,因此他将此事托付给了我,言明你们八人之中可以留下一人,至于留谁性命则由我来定夺。”
  
  “!!!”
  
  听到这里,八名卫士脸上已经浮现出了绝望之色,这已经绝了绝大多数人的希望。
  
  “可我连你们是谁都不知道,实在不知应该如何抉择,因此我觉得应该给你们一个公平争取的机会。”
  
  吴良接着说道,“接下来我将依次把你们单独带出去交谈,从而考量伱们是否有活下去的资格。”
  
  说着话,吴良指向了从左数第一名卫士,对平房内守卫的曹府护卫点了点头:“就从你开始吧,给他松绑带出来见我。”
  
  “这是……”
  
  站在后面的曹昂见吴良如此,倒是很快想明白了吴良所用的手段,他要先用这样的方式离间这八名卫士,令他们开始互相猜疑、陷害,从而从他们口中诈出更多的信息?
  
  此计甚妙,不过我也能够想到,只是还未使用……
  
  如此一名卫士被带到外面。
  
  吴良开门见山的道:“先与我说说昨夜的经过,越详细越好,若是能够补充一些旁人不曾说出的细节,你便更有可能免于一死。”
  
  “诺!”
  
  那卫士自是不敢怠慢,连忙说道:“昨夜酉时,我们与军师带着大将军的赏赐回到了住处,这赏赐之中便有两缸上好的米酒,军师素来极少饮酒,因此便将这两缸米酒赏赐给了我们,军师还说如今陈留有大将军大军驻守,不怕出什么岔子,我们随军出征辛苦,允许我们今夜畅饮……我们好不容易得了如此机会,自是颇为兴奋,于是便没有了节制,不知不觉喝了个酩酊大醉,一直到有人发现军师遇害才转醒过来。”
  
  “如此说来,发现戏军师遇害的人不是你,是谁?”
  
  吴良又问。
  
  “是张喜,他清晨起来小解,却见军师房门大开,于是好奇前去查看,这才发现军师已经遇害。”
  
  那卫士答道,接着便开始苦苦哀求,“吴太史,小人所言句句属实,倘若有半句虚言便教小人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啊!”
  
  吴良不置可否的继续问道:“你再仔细回忆一下,昨夜你们饮酒期间,可曾有人中途外出?”
  
  这个问题曹昂此前其实已经问过。
  
  不过现在他却并未插话,而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将审问的主导权全权交给吴良,教那卫士重新回答一遍。
  
  没准儿吴良采用这样的手段,便能够问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卫士毫不迟疑的说道:“王真与李酉曾结伴外出一次,也是去小解,不过时间极短,大约也就几個呼吸的功夫便跑了回来,好似生怕比我们少喝了酒便吃了亏一般。”
  
  “……”
  
  曹昂心中烦闷。
  
  这回答与他刚才问出来的一般无二,并没有什么突破口。
  
  “嗯……”
  
  吴良微微颔首,这个信息也没有什么价值,几个呼吸的功夫真就只能在门口的马桶里撒个尿,其他什么多余的事都做不了。
  
  不过他并未就此放弃,沉吟片刻之后又道:“你在仔细想想,最近一段时间,戏军师曾与什么平日里不常见的人私下见过面,又或是做过什么较为隐秘的事情?”
  
  “这……”
  
  那卫士作沉思状。
  
  曹昂也是瞬间提起了一丝精神,这个问题他倒并未问过,若是真能问出什么来,或许也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我想起来了!”
  
  那卫士忽然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前几日刚回到陈留,军师曾收到过一封使用竹筒盛放的信件,那竹筒上没有署名,封泥上也没有盖印,只是写明军师亲启。”
  
  “送信的人你可认识?”
  
  吴良追问道。
  
  “我们并未见到送信的人,一大早起来便见到这竹筒掉落在前院,应是夜里有人从院墙外抛进来的,此事其他人也可以证实。”
  
  那卫士正色说道。
  
  “后来呢?”
  
  吴良继续追问。
  
  那卫士答道:“后来我们便将这竹筒交给了军师,军师取了竹筒也并未说些什么,只是不久之后他的房内便飘出了烟尘,我第二日为军师更换火盆时,只在火盆里看到了半个竹筒烧完的灰烬轮廓。”
  
  “那么后来戏军师可曾与你们说过什么不寻常的话?”
  
  听到此处,曹昂终是按捺不住,连忙走上前来追问道。
  
  “不曾说过,军师仿佛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甚至不曾要求我们对外保密,不过我们明白自己的身份,自然也不会出去乱说。”
  
  那卫士道。
  
  “……”
  
  曹禀随即与吴良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清楚这个细节意味着什么,极有可能意味着戏志才也藏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昨夜这些卫士也极有可能正是戏志才故意支开的,为的便是待他们喝醉了之后与那送来密信的主人秘密会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