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原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679章去大舅家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邹桂文刚看到桂芳这个妹妹时,眼睛睁得老大,险些以为自己的老花眼看错了,和妹妹多年未曾见过,但毕竟是骨肉相连的兄妹,妹妹虽然也老了,桂文刚仍是一眼就认出来,“你…你是小芳?”
   
  “哥,是我。”桂芳扶起哥哥,看着大哥被打得一边脸都肿了起来,桂芳心疼的道,“哥,这是怎么了。”
   
  桂芳说着,转头看向那个打人的年轻人,她不认识对方,印象中应该不是大哥的家人,脸色难看的喝道,“你这年轻人凭什么打人。”
   
  “老子就打人了,怎么着。”年轻人回瞪着桂芳,“欠钱不还,还敢先动手要打老子,老子揍他一拳都是轻的。”
   
  “你个小年轻,就算是欠你钱,你就能打人吗,没人教你要尊老爱幼吗,打老人你就没理。”桂芳听到对方的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仍是大声训斥着,只不过说话时,眼神却是偷偷瞄向桂文刚那大舅子,不知道大舅子家是不是真的欠了别人钱不还,刚刚他走到门口时的确是有看到桂文刚挥着手掌作势要打对方,如果真的是欠对方钱不还又要动手打人,那可就真的是理亏了。
   
  “欠你的钱我们有说不还吗?你们已经到家里来闹过几次了,过年也来闹,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桂文刚刚气得直哆嗦。
   
  “我们要是不勤快点过来追债,你会还钱吗?老家伙,你骗谁呢,邹阳那混蛋是不是躲出去了,把他叫出来,今天这钱,要是不先还一部分,我们就不走了。”小年轻蛮横的骂着人,径直拉过一张椅子过来坐着,俨然自己家一样。
   
  “那个……文刚,你真欠他们钱了?”桂芳走到邹文刚身旁,和这大哥子多年不曾走动,他都忘了这时间有多久了,仔细算算的话,怕是有二十多个年头没来过这大哥的家里了吧?如今看着这家还跟二十多年前一样,过得如此贫困,心里也生出几分不忍,以前年轻时候的那些怨恨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这会主动跟着桂文刚说话。
   
  “欠了。”桂文刚看着妹妹,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他也听其他几个妹妹说过,说是妹妹的儿子有了大出息了,当上大官了,只是他的硬脾气让他不会主动去跟黄源一家联系,也不愿意接受妹妹的馈赠,妹妹几次送过来的钱,他都退回去,明知道当初是他不对,但他嘴上就是不愿意承认,脾气和性格是最难改的,有时候明知道错了也不愿意低头。
   
  桂芳一听这大哥的话,没想到真欠了对方钱,嘴角抽了一下,这可就是先理亏了,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刚刚邹文刚这大哥先打人来着,这会除了苦笑也不知道说啥了,他这臭脾气没改掉,这大哥都上六十岁的人了,脾气也还是一样臭呀。
   
  “欠了你们多少钱?”桂芳撇了撇嘴,这会脸色没再那么横,打量着坐下来的那个小年轻,再看看其身后的几个人,都是差不多的年纪,约莫二十上下,染了一头乱七八糟颜色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不学好在社会上瞎混的人,几个人看着应该也是一伙,桂芳心里一肚子的疑问,也不知道自个这大哥怎么欠这些个小年轻钱了。
   
  “欠了我们五万块,要是现在把钱还了,我们立马就走。”那年轻人见问了,脸色一喜,以为桂芳要代还了,看她的穿着打扮,估着有点钱来着。
   
  “五万块我替他们还了,不过我今天没带那么多现金,你们改天再过来。”桂芳说了一句,已经打算替大哥家把钱还了,反正他也不缺这点钱。
   
  “啧,现在不还钱,我们就不走了,你说改天给就改天呀?我们要是真信了你,过几天来找不着人,我们找谁要去。”年轻人听到她的话,立马不乐意了,对她的话更是一脸不信。
   
  “不就五万块吗,我还不至于为这么点钱骗人,丢不起这个人。”桂芳不屑道。
   
  “小芳,这不关你的事,钱也用不着你还。”桂文刚那张已经邹巴巴的脸拧了起来,瞪着那名小年轻,“哪来的五万块,你们这比抢钱还狠,我们家小阳就跟你们借了一万块,怎么可能是五万块。”
   
  “老家伙,我说你想翻脸不认账是吗,哼,桂阳自己白纸黑字签的欠条,当时说的利息,我们可是跟他强调过的,他自个答应了,现在想赖谁?这钱不还也得还,否则就别怪我们天天来你们家闹一闹。”年轻人骂道。
   
  “你们那是坑人的高利贷,就算是闹到法院也不作数,惹急了我,我去报警。”桂文刚急吼吼的说着。
   
  “有本事你倒是去报警呀,现在就可以报,老子就在这等着。”年轻人冷笑着,“警察来了又如何,这钱你们就是得还。”
   
  “哥,这是怎么回事,借一万块怎么变成五万块了?”桂芳奇怪道。
   
  “还不是小阳那小子惹的祸,那臭小子不学好,跟人到社会上瞎混,染上赌博了,跟人借了一万块的高利贷去赌,结果输光了,没钱还,也不敢回来跟我们说,那一万块欠了不到半年就变成五万块了,你说说,有这么高的利息吗?这简直是在坑人。”桂文刚气得满脸通红。
   
  桂芳两人听着桂文刚的解释,总算是知道怎么回事,桂阳是桂文刚的孙子,对这侄孙,两人还真没见过,现在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对方经常上门来要债,连过年都不消停,上门来闹,桂阳直接躲出去了。
   
  “借一万块,不到半年就变成五万块,我看你们这是违法的高利贷。”桂芳板着脸。
   
  “我说你们是故意要捣乱是吗。”年轻人听到钟阳和桂芳的话,喝骂道,“要帮忙还钱可以,现在马上就给,但要再在一旁啰嗦,惹恼了老子,把你们一块揍了。”
   
  “哪里来的小瘪三,口气倒是大得很,趁我现在没生气,立刻给我滚蛋。”钟阳的脸色冷了下来。
   
  “嘿,你个家伙,真想找打吗。”年轻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旁几个同伴也都虎视眈眈的看着钟阳,一副要打人的姿态。
   
  “你们谁敢动手试试。”钟阳往前走了一步。
   
  “怎么,想和我们干一架,比人多是吗?知道我们是谁吗,也不打听打听这下林镇是谁的地盘。”年轻人盯着桂芳和钟阳,目光转向那桂文刚,冷笑道,“姓桂的,这是你家亲戚还是哪的人?你确定要让他们多管闲事吗?”
   
  “钟阳,小芳,今天这事跟你们没关,我们自个会解决。”桂文刚面无表情的说着,他也知道这些混混是镇上的地头蛇,一般没人敢得罪,刚要不是被逼急了,他也不会想打人,此刻说着话,村文刚目光落在钟阳身上,眼里的神色带着一些探询,从钟阳的脸上,隐隐可以看出桂芳的影子,桂文刚猜测着对方应该就是那个已经当上大官的外甥,听二妹说人家现在是比市长还大的官,桂文刚不知道今天会连这外甥也一块过来,尽管桂芳还没开口介绍,但他心里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哥,到现在你还说这种话,咱们是一家人,当年的事也该放下了,你这臭脾气到现在难道还不肯改改吗。”桂芳苦笑着摇头,“今天我带钟阳和钱英过来,就是希望让你见一下,钟阳已经成家立业了,说起来,你这个当大舅的,从他小时候就没见过他吧?”
   
  “钟阳,快过来,这是你大舅。”桂芳说完朝钟阳招了招手。
   
  “大舅。”钟阳走了过去,朝大舅笑着点头,这在他记忆里根本没有什么印象的大舅,虽然没啥感情,但总归是母亲的亲大哥,这一份亲情是割舍不断的。
   
  “没想到都这么大了。”桂文刚看着钟阳,妹妹的亲口确认,让他看向钟阳的神色有些动容。
   
  “哥,这是钱英,钟阳的媳妇。”桂芳又将钱英拉过来给大哥介绍着,看着钱英怀里的孙子,脸上情不自禁的露着喜意。
   
  桂文刚这次主动向邱淑涵点着头,脸上也挤出一点笑容,来者是客,他这会的心情虽然还没平复下来,但也不想让人觉得他失礼,对钱英,他了解不多,只听大妹说过是京城的,家里也有人当大官,很了不起,对他这种没读过书的人来说,高高在上的那些领导人,他是没什么直接的概念,了解不多,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震撼,他也不知道钱英是那位钱老的孙女,因为大妹自个都了解不清楚,更没法跟他说清楚了,要是让他知道钱英是钱道一的孙女,恐怕他会激动万分,钱道一这位开国**可是他曾经的偶像,小时候可就是听着那些开国将军们的事迹,他最崇拜的就是钱道一。
   
  没多看钱英,桂文刚只是多看了钟阳两眼,沉默着,好一会,桂文刚才喃喃道,“小芳,你们很好,很好呐,培养的孩子有大出息。”
   
  “哥,钟阳有出息没错,但他也是你的外甥,他有出息,咱们一家人都该自豪,你家跟我们就是一家。”桂芳笑道,她不想让这个大哥再生出什么见外的心思。
   
  “妈,先把眼前这事解决了,一家人再叙旧不迟。”钟阳笑了笑,也懒得跟眼前这些个小年轻多浪费口水,直接拿起手机打了居振的电话,他不认识远江区这边的领导干部,但给居振这个市公安局局长打电话也就够了。
   
  同杨振简单说了几句,黄海川就挂掉了电话,虽是小事,但是他打的电话,钟阳相信居振会第一时间让人来处理。
   
  “大舅,待会公安局的人会过来,事情处理好了,以后就不会有人来骚扰你们了,那五万块,你们也别真的拿出来还,我看这事情说不定还有点蹊跷。”钟阳说道。
   
  “就是,多就还一万块本金,至于利息,按法律规定的银行利息的四倍给他们。”桂芳也点头说着,虽然不缺这么点钱,但也没人愿意当傻子。
   
  “你们以为报警就能解决问题吗,我告诉你们,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年轻人不屑的笑着,脸上又隐有几分威胁之意,“今天不还,等我们下次过来,可不就是好话好说的向你们要钱了,到时候你们这屋里的盆盆罐罐要是不小心被我们砸了,可别怪到我们头上。”
   
  “讨债不成,改成威胁了吗?”钟阳看了对方一眼,他想起了以前宋致也遭遇过的事,那小姑娘在学校时不也就是在社会上跟人瞎混,借了高利贷去赌,结果那套单身公寓都差点没被对方给讹去了,最后事实证明那什么赌局高利贷都是对方一开始设好的局罢了,很多放高利贷的就是早设好了套给让钻的,宋致那事,可不就跟大舅这孙子遇到的事几乎是如出一辙吗?
   
  “当时那一万块的高利贷,指不定还是你们引诱他借的,你们这已经是在犯罪了。”钟阳又说了一句。
   
  “臭小子,你在讲什么呢,再乱讲话信不信我揍你。”年轻人脸色一变,骂道。
   
  钟阳看到对方脸上变化的神色,心里愈发笃定,这恐怕跟宋致当初那事是一模一样了,瞟了对方一眼,冷笑道,“待会警察来了,你们就老实了。”
   
  “警察来了也一样,你以为警察来了能怎么样。”年轻人盯着钟阳,一点也不害怕。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了。”钟阳淡然笑着,也没再说什么,转头看向大舅,又打量着大舅家里的情况,这栋石头房子从外面看已经很旧了,估计至少建了二三十个年头以上,这会再看里面,应该是有重新装修过,没外面看着那么老旧,不过条件也好不到哪去,钟阳忍不住微微摇头,这大舅家确实是过得不容易。
   
  桂芳这会也扶着桂文刚坐下来,让文桂刚先消消气,她比桂文刚这个大哥差了足足有十来岁,文地刚六十多了,孙子也都快能娶妻生子了,她却是才刚抱上孙子,不过桂文刚的样子,她也知道桂文刚的脾气一点没改。
   
  向桂文刚询问着这些年来的情况,见桂文刚并不愿意多说,桂芳叹了口气,知道对方还是有点心结,没办法放开,而且他们今天一家子是突然过来,事先完全没有跟桂文刚说过,桂芳知道自个这大哥恐怕脑袋里都还没回过神来。
   
  几个小年轻在一旁没人理会,因为知道钟阳刚报了警,几个小年轻这会也没过分的放肆,他们虽然不惧警察,但也不想在警察过来的节骨眼上闹得太过分。
   
  警察比想象的来得还快,约莫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钟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个自称是下林镇派出所所长的男子给钟阳打了电话,询问具体的地址,他们已经到了村里,却是不知道具体地址是哪里,电话里,对方的声音很是恭敬。
   
  钟阳将电话拿给母亲,这里怎么走,他也还真不太清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