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原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283:媳妇是从小宠大的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周自横跟在她后面:“你今天不对劲。”
  
  “没有啊。”
  
  她背对周自横,自顾自地在忙,突然随口提到:“过两天我去帮你把身份证补了吧。”
  
  “不用补,办假证就行了。”
  
  但他之前还吵着要补身份证。
  
  秦响又说:“假证没有磁,刷不了,最好补一下,以防万一。”
  
  周自横不是一个擅长隐藏情绪旳人:“不会有万一,不用补。”
  
  他很抗拒。
  
  秦响关了火,转过身去:“你是不是打了我们殡仪馆的一个同事?”
  
  周自横眼神立马变狠了:“他找你麻烦了?”
  
  “你为什么打他?”
  
  “他跟你说了什么?”
  
  “他为什么说你是杀人犯?”
  
  问不过她,周自横招,三个问题,一个一个来:“是我打的,他欠打,我本来就是杀人犯。”
  
  秦响几乎可以肯定了:“你都知道了?”
  
  “你指哪一件?我是副人格这件事?还是你替我顶罪这件事?”
  
  秦响有案底在殡仪馆不是秘密,瞒不了很久,周自横早晚会知道她坐过牢,也早晚会知道他的十二年牢狱全是人格沉睡时产生的臆想。
  
  但她不希望他知道,这个世界还没有宽容到会承认并接受一个副人格的存在,很多人想“杀”死他,把他视为病,视为瘤。
  
  她眼睛发红,低下头,不想被他看见,不是为了自己服刑浪费掉的八年,是替他难过。
  
  “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你会哭。”周自横用手指沾了一下她脸上的眼泪,然后拿给她看,“看吧,你很爱哭。”
  
  是,她很爱哭,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个人愿意心疼他、肯为他哭。
  
  “秦响,告诉我,为什么替我顶罪?”
  
  *****
  
  秦响又听到了敲地板的声音,等凌姨去厨房后,她悄悄上了三楼。
  
  她偷偷摸摸地喊“周自横。”
  
  一个身影倏地蹲下,脸从凌姨送饭的那个小窗口露出来,正满眼怒气。
  
  “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
  
  他左手还贴着膏药。
  
  “秦响,我一直在等你。”
  
  秦响看到了他的手表、他石膏上的涂鸦,她发现了,陈家的秘密。
  
  她一直发愣。
  
  周自横压着声音凶了一句:“跟你说话呢。”
  
  秦响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她走近几步,仔细去辨认他手上的伤:“你知道陈野渡吗?”
  
  周自横反应很大:“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他是谁?”
  
  “我的双胞胎哥哥,他命不好,生下来就死了。”
  
  秦响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生下来就死的,可能不是陈野渡。
  
  “你问他干嘛?”
  
  楼下响起了脚步声。
  
  秦响必须离开,她要先躲到二楼。
  
  “秦响。”周自横叫住她,他不会承认自己会央求人,所以总是凶巴巴,“你明天要来看我。”
  
  可秦响再去的时候,周自横已经不在那里了。
  
  然后陈野渡回来了。
  
  桂花开始凋谢,她十四岁的生日越来越近了。陈知礼最近总是给她送礼物,送完礼物还会给她发消息。他说他很喜欢她,说看到好看的东西就想卖给她。
  
  她不懂,不懂他在做什么。
  
  她敲响陈知礼书房的门。
  
  “进来。”
  
  她进去,故意没关门。
  
  陈知礼对她笑,招手:“响响,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